• 读者文摘
  • 美文摘抄
  • 短文摘抄
  • 日记大全
  • 散文精选
  • 感恩亲情
  • 人生感悟
  • 智慧人生
  • 感悟爱情
  • 心灵鸡汤
  • 伤感文章
  • 名人名言
  • 当前位置: 蜗牛文摘网 > 心灵鸡汤 > 致青春文章 [友情文章:致青春]

    致青春文章 [友情文章:致青春]

    时间:2020-02-14 08:40:52 来源:千叶帆 本文已影响

      导语:古诗有云: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今天小编向大家推荐一些描写友情的文章,希望您喜欢阅读:

      毕业那年,我被安排到县一家小水泥厂里上班。水泥厂座落在一个边远小镇里山上,从山上到镇之间,有四五公里的路程。水泥厂依山而建,有高耸入云的巨大烟囱,终日飘出青褐蓝紫的烟雾,周围的房屋树木都落着一层厚厚水泥灰。

      我当时被安排到财务部实习。财务部长是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男子,个子不高,微胖,留着一点小胡须,整个人看起来有点严肃,其他都是一些妈妈级的妇人,我的到来无疑给他们带来一缕清新的空气。

      水泥厂虽然小,但里面的设施很齐全,除了食堂、宿舍,还有小型超市,幼儿园,诊所,招待所。我当时被安排住在招待所,中餐在食堂里吃,可是晚餐就没有了着落。厂里的工人大都是当地农民工,下班了就回家了,食堂里的工作人员也是。

      开始几天,食堂里烧菜有大师傅,看我一个人在这里,无亲无友的,让我去他家里蹭饭。他家住在工厂下面,走路约十分钟的路程,我去了几次,就不想再去了。跟他非亲非故的,我有点不好意思了。于是,我去镇上买了大量的方便面应付着。

      有一天下班之后,我呆在房间里看书,忽然有人敲门。一个精瘦的年青人,穿着一件红色的羊毛衫,笑着介绍说,他叫孙青,是厂实验室的化验员,去年被分配到这里来的大学生,听说我晚上一个人在这,叫我过去跟他们一起吃饭。

      他说他们同时分配来的有四个学生,走了两个,还有他跟另外一个留在这里。俩人在宿舍里买了锅碗瓢盆,自己做饭。我去的时候,他们饭已经做了,用电饭堡煮了一大锅饭,却只有一个菜。说是火锅,其实就是肥肉煮白菜。

      孙青对人很热情,话很多,另外一个叫张年,就沉默多了。孙青和张年都是从某化工院校毕业的高材生,来到这里已经有一年多了,俩人都在化验室工作。他们说这个地方,别的还好,就是晚上有些寂寞,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单调得很。

      他们做的菜,说不上美味,但总是啃方面便强。孙哥说,他跟张哥也是来这里才开始学着做饭的,水平不杂地,如果我不嫌弃,以后跟他们一起混,天天吃方便面对胃不好。于是我的晚餐问题就这样解决了。

      我们三个虽然在一起吃饭,但分工还是很明确的。孙哥负责买菜,张哥负责做饭,我负责洗碗。说到买菜,不得不提一件趣事。水泥厂这地方没有菜市场,你想啊,既然是农民工多,农民都是自给自足的。那些住在宿舍里的双职工,一般都是去镇上采购的,一次可以管好几天的。

      我们这几个单身汉就苦了,一个是懒,二个嘛,没冰箱等储存设备,特别是在夏天,菜根本放不了多天。还好的是,当地的有几个农民大妈,常常挑一些菜来厂门口卖,萝卜青菜什么的,绝对的新鲜,绝对的绿色。

      但事情总有例外的。有一次,负责采购的孙哥不知道被什么事情给耽误了,没有买到菜,这就意味着晚上我们没啥可煮的。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更何况我们还是几个笨爷们儿。张哥的饭已经煮好了,菜却没有了。

      大家张丞相望着李丞相,望了一会儿,孙哥提出了一个大胆的建意--偷菜。这个偷菜,可不是网上那个偷菜游戏啊,而是货真价实的去农户家偷菜。偷菜之前,我们还是要分工一下,我望风,孙哥偷菜,张哥掩护。

      特别行动队很快形成。水泥厂后面,就是大片的农田。此时,田地里青枝绿叶,一片生气勃勃。我们挑了一片长势很好的莴笋地,地里的莴笋根茎粗叶,叶子茂盛。张哥拿出方便袋,孙哥赶紧将叶子拉下。很快,装满了一方便装子,刚走出田地,迎面来了一个中年妇人,望着我们,微笑着打着招呼。

      我暗叫一声好险,再晚一会儿,就被这妇人抓住个现行了。第二天,那妇人给我们送来几根莴笋和大白菜,笑道:“莴笋主要是吃茎的,叶子太老,不好吃。”临走了还说,以后没小菜了,去找她。后来我们才知道,那菜地就是她家的,其实她早发现我们在偷菜了,本来当时就想送我们,怕拂了我们年轻人的面子。当然这些,我是后来听张哥说的。如果你问我,张哥是怎么知道的,我不会告诉你,张哥后来成了人家的女婿。

      偷菜事件发生不久,又发生一件超极有趣的事。有一天,不知道是我们当中谁的生日,孙哥说买只鸡庆贺一下。鸡,农户家多的是,价格也不贵,一般在十到二十元左右。鸡买回来了,杀鸡倒成了难题。

      谁来杀鸡?石头剪子布。

      值得庆运的是,杀鸡这个光荣的任务最后落到张哥身上。我们拎着鸡,去锅炉旁外面的空地,我去锅炉房里提来一大桶滚烫的开水,由孙哥抓住鸡,张哥动刀子。张哥闭着眼睛,向鸡脖子刺了一刀,然后赶紧将鸡按进大水桶里开水中,张哥一松手,那鸡竟然从开水里飞了出去。

      而孙哥的手指,被张哥划开一个长口,流着鲜血。原来那地上流的不是鸡血啊,而是孙哥的人血。鸡跑了,张哥去追,追也一会儿,追丢了,空着两手回来了。鸡没吃成,反而伤了手,孙哥说,看来,老天爷成心让我们吃素啊。

      很多年之后,我和孙哥,张哥坐在东来顺的火锅店里,刷着羊肉卷,谈到那时候的时候,大家都感叹,那时候的日子,虽然很清苦,但大家很快乐。孙哥本身就是一个乐天派,在水泥厂里,他还有一个很响亮的外号--猴哥。猴哥后来考上公务员,进入了政府部门工作,而张哥和我,一个广东,一个浙江。大家偶尔在网上交流几句,再见亦是很难了。

      人生是美妙的,其成长的过程是复杂又充满乐趣的。回望过去自己曾经历过的路程,你会发现,那些平凡的生活对自己而言,曾拥有过的点点滴滴竟然是如此珍贵,那群最亲爱的家人、朋友对自己而言,拥有他们,竟然让我如此幸福。所有的回忆都被自己深深的储存在脑海里,留着在无尽的黑夜慢慢回味……

    相关热词搜索:友情文章友情文章:致青春致逝去的青春文章关于致青春的文章

    • 名人名言
    • 伤感文章
    • 短文摘抄
    • 散文
    • 亲情
    • 感悟
    • 心灵鸡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