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读者文摘
  • 美文摘抄
  • 短文摘抄
  • 日记大全
  • 散文精选
  • 感恩亲情
  • 人生感悟
  • 智慧人生
  • 感悟爱情
  • 心灵鸡汤
  • 伤感文章
  • 名人名言
  • 当前位置: 蜗牛文摘网 > 感悟爱情 > 齐奥塞斯库性狂欢 勒死齐奥塞斯库的两条绳索

    齐奥塞斯库性狂欢 勒死齐奥塞斯库的两条绳索

    时间:2019-02-05 05:31:12 来源:千叶帆 本文已影响

      首先声明,齐奥塞斯库不是让人用绳索勒死的,而是被士兵用乱枪打死的,之所以用这么一个题目,不是为了混淆视听,而是写文章的需要。   1989年是一个多事之秋。民主德国、保加利亚、波兰、匈牙利等国纷纷改弦易辙,在东欧这一连串的事变中。罗马尼亚的事变发生得最晚,却最为激烈。它旧日的主人齐奥塞斯库夫妇双双毙命于士兵的乱弹之下。而在这之前,他被称为“天才”、“国父”、“罗马尼亚天空上的一颗恒星”,他曾走上至高无上的圣坛,又成、了这个圣坛的可悲祭品。
      18年过去。当我知道他被士兵愤怒地打出的累累弹洞时,我不能不想,是什么让他遭到如此下场,在作这番考察时,我隐隐发现了他脖子上的两条绳索,一务是家族统治,一条是苛待民众。当然。别人也许会发现其它的绳索。而我眼睛近视。又有些老眼昏花。这两条还是好不容易发现的,还不敢保证看得清楚。
      按理来说,共产党的国家,是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和封建的家族统治根本不挨边。可世上事常常理是理,实际是实际,一些统治者往往嘴上说人民当家作主,实际上是他们一家人当家作主。 、统治者,一天总是提心吊胆,担心大权旁落,他们梦寐以求的就是对自己忠心不二的人。可最高统治者常常多疑,看别人总是不放心,既怕别人位高权重,又怕别人和自己离心离德。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所能信任的,除了他们的几个亲戚就是有限的几个奴才。
      齐奥塞斯库也不例外,他在登上权力的巅峰之后,把党政军大权集于一身不算。还在罗马尼亚领导机构中建立了一个以齐氏家族为主的领导集团。
      最早提出这个问题的是他的夫人埃列娜。她提出,只能在家族内网络忠实信徒,外人都是不可靠的。如果是一个聪明人,当时就应该赏提议者两个耳光,可老齐那时可能糊涂油蒙心了,不但不赏她耳光,还点头称是。最早被提拔的就是这位夫人,她先被弄进中央委员会,负责领导教育和科学。后来又升一级,进了中央政治执行委员会。主管起干部和人事工作,也就是说,成了管人的人了。后来又是国务副总理。基本上国家的事也就成了他家的事。
      妻子上去了,就该轮到儿子了。儿子尼库32岁就坐上了共青团领导和青年事务部长的交椅,后来又成了中央政治执委会候补委员,如果不是他们适时倒台,候补这两个字早就去掉了。除了他们母子二位,在内务部、国防部、农业部都有齐氏家族的兄弟姊妹。据英国《经济学家》杂志统计,齐奥塞斯库家族成员在党政军中担任要职的不下30人。
      过去有人写文章,说亚洲国家愿意搞这套家族式的统治,现在看,这么划线,冤屈了一些亚洲国家,也便宜了一些其它洲的国家。我们不是看到了吗?在东欧有个罗马尼亚在这方面当仁不让,在北美也有个小国亦步亦趋。不过不是夫妻店而是兄弟档。由此看来,家族式统治是不分哪一个洲的,只要搞独裁统治,一定就搞家族统治。可以说,家族统治是独裁统治的重要特征,家族统治是独裁统治的必然结果。有时,要想判定一个国家是不是独裁统治,只要看他们搞的是不是家族统治就行了。
      下面该说另一条绳索了,那就是苛待民众。进入20世纪80年代,齐奥塞斯库遇到了一个棘手的问题,他们国家的外债达到¨O亿美元,如果债务再升,就要失去威信。他决心在十年内还清外债,办法是最大限度地限制进口,同时最大限度地增加出口,要还债,国家没钱,只好从小老百姓身上打主意。统治者常常在这个时候想到老百姓,也常在这个时候打老百姓的主意。那时,每年至少有1.5万名罗马尼亚人死于饥饿、寒冷和物资供应匮乏。
      本来罗马尼亚人在多瑙河三角洲过着“牛奶加蜂蜜”的甜蜜生活,但随着满载肉制品、粮食的集装箱漂洋过海,罗马尼亚的食品、农源供应几乎像战时一样紧张。
      80年代后期,布加勒斯特国营商场星期天一律关门,即便在平时。空空如也的商店前也常常排起长龙。那是为了等有限的运货:商店里看不见肉和肉制品,只有内脏和骨头可买,老百姓不无辛酸地说:“罗马尼亚的猪都有一颗爱国心。身子可以出国,心却必须留下。”
      冬天来临,首都布加勒斯特的室温只能勉强维持在摄氏零度以上。老人儿童时常被冻死。在别的国家习以为常的电视,在那里成了奢侈的享受,在每天至多播送一个半小时的节目里,人们看到听到的大多是齐奥塞斯库夫妇的形象和声音,只有星期六晚上才能看到一次电视剧。家庭用电一天只配给2―4小时。
      而他们自己家怎么样呢?他在首都的住所有40多个房间。在室外。还建有一个健康中心房,配有游泳池、拳击场、排球场和几个网球场。他们家人在这里过着天堂般的生活。
      此外,他在全国各地还有六七处别墅,这些别墅比首都的别墅更豪华、气派、犹如现代宫廷。
      那时,人们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却要装得很幸福,要感谢齐大人天高地厚的恩情。你也得佩服这些统治者,他们明明让老百姓苦不堪言了,还能让老百姓像被骗的范伟一样,对骗他的人说声谢谢啊!那时。个人的通信自由都开始受到限制,甚至私人打字机也要到警察局备案登记。可人们依然忍耐着。
      忍耐终究是有限度的,人们萌发了改革的要求,可齐奥塞斯库克耳不闻。他以为凭借军队和暴力可以压服一切反抗。他急着做的不是满足人们那点可怜的改革愿望,而是加强他的镇压机器,他在国家的正式部队之外,又搞了一个近似私人卫队的保安部队,有7万人,一色先进装备,而且训练有素。可就是这样。依然没有挽救他的败局。当他在广场上发表讲话,以图挽回人心的时候,广场上的人们发出了怒吼:“打倒独裁统治!”“我们要自由!”在他逃出总统府后,人们在示威时喊出了“打倒齐奥塞斯库”的口号,尽管有枪手开枪,甚至出动了坦克。但人民没有屈服,当他们除了生命刺的什么都没有了的时候,就没什么可怕的了。国防部长是个有良知的军人,他拒绝向民众下达开枪的命令,虽然他因此被杀害。但军队站到了人民一边。
      人民在独裁者眼中,一向是只能作为欢呼的材料。是可供他们无限榨取的喷豆或芝麻,他们以为。人们不过是他们手中的提线木偶,没有痛感,没有义愤,他们怎么摆布就怎么动弹。人们没有觉醒的时候。可以任人摆布,一旦他们觉醒了,就像涌起的洪水。不会轻易平息,不要说几句漂亮的言辞,就是枪弹和坦克,也无法使他们屈服。纵使一时失败,但只要火种不灭,早晚会烧毁独裁的统治。
      统治者颈上的绳索,都是自己缠上的。一开始。他们还错把绳索当成了领带,戴在胸前晃荡着,美滋滋的,可不知什么契机,那领带就成了真正的绳索,想摘下来都来不及。
      齐奥塞斯库走向灭亡,完全是自掘坟墓,怨不得别人。

    相关热词搜索:勒死两条绳索齐奥塞斯库

    • 名人名言
    • 伤感文章
    • 短文摘抄
    • 散文
    • 亲情
    • 感悟
    • 心灵鸡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