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读者文摘
  • 美文摘抄
  • 短文摘抄
  • 日记大全
  • 散文精选
  • 感恩亲情
  • 人生感悟
  • 智慧人生
  • 感悟爱情
  • 心灵鸡汤
  • 伤感文章
  • 名人名言
  • 当前位置: 蜗牛文摘网 > 名人名言 > 赣州李九莲事件【请记住一个叫李九莲的女子】

    赣州李九莲事件【请记住一个叫李九莲的女子】

    时间:2019-02-06 05:25:26 来源:千叶帆 本文已影响

      三十多年前,一个残暴无耻的冬日,一个叫李九莲的年轻女子被五花大绑,背上插着“现行反革命分子”亡命招牌,拖着沉重的镣铐被刽子手们押进了江西省赣州市体育场。此时,这个女子的喉咙、舌头和口唇早已被刽子手们用一根尖锐的竹签残忍地串在了一起,她昂然挺立的双腿已被刽子手们用坚硬的枪托打断,她被强制性地跪在冰冷狠毒的大地上,接受省一级司法部门的公开审判,接受3万在场同胞麻木、无知、愚昧、荒唐、卑鄙的赌咒。就这样,一颗罪恶的子弹无情的夺走了一个曾用大脑去思考的年轻的生命,而这个曾用头脑思考的春天般绚丽的生命,她的纯洁无瑕的乳房和阴部竟被一个用只会用屁股去思考的无产者残忍的割掉。
      李九莲壮烈牺牲一个月后,对其深表同情,为其仗义执言的另一位年轻女子钟海源,在南昌市郊区也被处以极刑。为了给一个患尿毒症的高官后代置换肾脏,一名行刑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部副营长在用子弹将昂而不跪的钟海源击打成下跪姿势后,只在钟海源的背部射了一枪,就将她活生生地拖进了事先准备好了的救护车。几乎在李九莲和钟海源倒下的同时,她们的同情者中竟又有一百多人被逮捕,仅被判处二十年以下徒刑者就多达六十余人,近千名同情者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株连。
      李九莲是谁,钟海源又是谁,她们究竟触犯下了那一种无法饶恕的天条和地律,非要用如此残酷的手段将她们年轻而美丽的生命夺走?岁月的长河上溯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第十九个年头――1969年,刚刚走上工作岗位的李九莲在写给正在部队服役的男朋友的信中,表露了她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种种罪孽的质问,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马前卒林彪狼子野心的怀疑。这封寄托着一个少女的纯情和对恋人无比信赖的文字,竟被那个已被彻底洗过头脑的畜生交给了上级首长,于是,李九莲很快就被冠以“现行反革命”的罪名锒铛入狱。
      这是一个坚强的女人,她的意志令我们这些苟活在神州大地之上的庸庸碌碌之辈无颜愧对,李九莲在铁窗里先后断断续续绝食73天,不管遭受了怎样的肉体和精神的折磨,她从来没有在那些狠如蛇蝎般的狱警面前流露过一丝一毫的屈辱和折服,她不停的抗争,不停的申述,不停地为自己争取自由和清白。在她服刑的整个时期,最高统治集团内部风云巨变,林彪、“四人帮”两个集团先后倒台,她一次次充满了希望,她的希望又一次次被重新登上高位的统治者们打得粉碎,最后,竟在所谓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结束一年之后,被以“恶毒攻击英明领袖华主席”的罪名惨遭杀害。
      钟海源与李九莲素昧平生,她为李九莲的故事所感动,决心以生命和热血为如此大智大勇的姐妹讨回公道。幼稚善良的钟海源哪里知道在一个比中世纪还中世纪的岁月,除了权柄和某些人的利益,哪里还有什么公道可言。只因为说了几句真话,只因为与“现行反革命分子”站在了一条船上,她就被投进了黑暗的牢房,遭受着惨无人道的迫害,与李九莲一样,刚强果敢的钟海源在遍体鳞伤、小腿骨被活活打断的情况下,依然拖着沉重的脚镣,在监狱的墙壁上写出了“打倒华国锋”五个气吞山河般的大字。就义之时,在被刽子手强行注射药物,强行取出肾脏的情况下,她居然没有发出过一声哀鸣。
      这是我无意间在网上翻阅到我国著名作家胡平的《中国的眸子》,新华社原右派记者戴煌当年写给胡耀邦总书记的《为恶毒攻击英明领袖华主席死难者昭雪》中所展示的一幕幕血淋淋的画面。凝望着这一幕幕血淋淋的画面,我的心在抽搐,我无法原谅在具有五千多年文明的土地上所发生的那种超越人类底线的历史,我无法原谅我迄今才知道昨天竟有如此暴虐,如此的卑鄙,如此的罪恶。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已然过去了四十多个年头,四十多年来,张志新空冢依旧,李九莲尸骸无寻,林昭的案宗、血诗还在尘封,千千万万的屈死的冤魂依旧在中华大地上游荡,他们的名字和身世大都淹没在我们这个民族可耻的静默和遗忘之中。当年,西德总理勃兰特在华沙犹太人纪念碑前扑通一跪,他的虔诚的跪姿后面站起来的确是一个让全世界仰视的顶天立地的民族。而我们这些以无产阶级革命的名义,这些以对伟大领袖无比忠诚的名义残害过林昭、张志新、李九莲、钟海源,残害过千千万万个纯洁善良生命的恶棍、打手、无耻之徒,至今都没有一个人出来说出历史的真相,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表白一句发自肺腑愧疚,哪怕这种愧疚只是道义的悔过,哪怕这种反省只是良心安抚,没有,全然的没有,有的只是他们对历史真相的封杀,有的只是他们对揭穿历史真相者们的迫害。
      我只是像一只杜鹃似的啼血来,
      又有何用?
      我向冰冷的铁墙咳一声,
      还能得到一声回响,
      而活人呼唤千万遍,
      恰似呼唤一个死人。
      这是李九莲奔赴刑场之前,在一小块粗劣的灰黄色的手纸上写下的一首小诗。
      【过客荐自《搜狐博客》2010年10月16日/本刊有删节/童 玲图】

    相关热词搜索:一个叫请记住女子李九莲

    • 名人名言
    • 伤感文章
    • 短文摘抄
    • 散文
    • 亲情
    • 感悟
    • 心灵鸡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