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读者文摘
  • 美文摘抄
  • 短文摘抄
  • 日记大全
  • 散文精选
  • 感恩亲情
  • 人生感悟
  • 智慧人生
  • 感悟爱情
  • 心灵鸡汤
  • 伤感文章
  • 名人名言
  • 当前位置: 蜗牛文摘网 > 人生感悟 > 画家顺兵简介 兵家画家百姓家

    画家顺兵简介 兵家画家百姓家

    时间:2019-02-09 05:39:50 来源:千叶帆 本文已影响

      秋日阳光照进苏北平原的一间大屋,屋里很亮堂。要不然屋里也亮堂,一群七八岁的孩子正在画画,他们每个人都是一颗太阳。而且,他们还特别爱画太阳,毛笔蘸了彩墨,额外给太阳添了笑脸,添了爹娘,添了许多美丽风光。
      当天,中国可能有几百万个小孩,不约而同,在各地画太阳。但是,此地孩子画的太阳,连同其他景物、人物、动物,尤为引人瞩目,甚至印了邮票,四处传扬;当成国礼,赠与外邦。纽约有个联合国,楼高,门槛高,竟也让此地孩子的画作登大雅之堂,放奇异之光。
      此地何地,如此不凡?
      此地,是江苏省睢宁县。睢宁上有老,下有小,老小皆不凡。老,是四千年的沧桑文化,小,即是声名远播的睢宁儿童画。睢宁人很为自己的孩子骄傲,街墙上,楼房上,名片上,都复制有儿童画的精品,令标语、广告、职称和影视明星的大头像相形见绌。
      此时,大屋里的孩子,亦即睢城小学低年级的学生,专心习画,并不为参观的人群所动。孩子们年纪不大,见的世面不少,知道的也多。张家小子上电视,李家丫头捧金杯,大人常讲,耳熟能详。
      孩子约摸有三十多个,分坐在几张桌子周围,一只只小手认真地、灵巧地、别具一格地运作,把一幅幅画面点染得天真烂漫,童趣盎然。
      另有一只小手,草率,匆忙,略显粗暴,狠狠往纸上抹颜料,试图将太阳变得醒目,却不得法,越了界,一急,索性乱涂起来。手的主人临窗而坐,男孩,圆脸,穿红黑两色运动服,是教室里画得最糟的一个。
      其实,他的模样并不笨,只要有耐心,积以时日,总能画成功的。心劲儿和手劲儿碰了巧,创造出一幅杰作也说不定。那就精心裱糊,装框,送到左近的展厅,与本地历年儿童画的杰作,连同累累的国际奖章,显赫的官员视察照片,名人留言赞美的墨宝,陈列在一起。
      可是,看上去,那男孩不太喜欢画画,对本县儿童画的辉煌似乎也不在意,困在屋里,画也不是,不画也不是,显得很难受,圆圆的小脑瓜就扬起来,望着北窗发呆。
      北窗外,有一排杨树,普普通通,老实巴交,却是亚平宁半岛那边引来的优良树种,背井离乡的意大利杨,高大,皮实,成才快,当地人称之为意杨,有意思的杨?有意义的杨?意杨与当地水土结合甚好,落户没几年,呼呼啦啦,遍布四野,成为睢宁一大特色。
      再往北,出县城,行之不远,有一小镇,简单,素朴,意杨般貌不惊人。外人不识其名,穿街而过,过就过,不眨眼。若识其名,探其详,则会肃然,心颤,“哦”出声来。
      小镇现在叫古邳,昔日叫下邳,通衢要地,兵家必争,鼎鼎大名,凛凛威风,数千年,百十里,铺满掌故,丛生英俊,典籍不敢忽略,名家争相歌吟。庾信、王维、李白、李商隐、温庭筠、苏辙、文天祥、冯梦龙、康熙、柳亚子、陈毅,这些历史上数得着的人物,皆有诗篇传世,咏邳州,咏青陵台,咏白门楼,咏圯桥。镇东二百米处的圯桥,是汉留侯张良为黄石老翁进履,得太公书,成帝王师的所在。镇北两公里处的白门楼,是曹操俘获吕布的地方。曹操用郭嘉计,决泗水沂水灌城,吕布无奈就范,央告:“布缚太急,请赐从宽。”曹操笑曰:“缚虎不得不急。”吕布转向刘备求情,刘备面慈心不软,反劝曹操下狠手,绝后患。
      但是此刻,坐在睢城小学的那个现代男童,那个心不在焉的毛头小儿,会不会分出一缕思绪,幽幽地,曲里拐弯地,想起吕布和张良?吕布仪表堂堂,功夫超强,刘关张盖世三英,联手围攻,气喘吁吁,只与他打了个平手。老天爷若将他的武艺抽出送人,天下男孩子大约没有一个拒收。可惜翻云覆雨,有奶是娘,人品差,结局也不佳,被曹丞相活活勒死于白门楼,不提也罢。张良的结局,符合其本人意愿,算得上善终。开端和中段更精彩,敬长者,善钻研,聪明绝顶,谋略过人,辅佐高祖击败项羽,得了天下。当然,那天下仍是专制的天下,只求结果不计过程的强权天下。张良的另一个著名智慧,是没等嗜杀功臣的刘邦动念头,自己先就低调起来,像他的河南老乡范蠡一样,躲了。或可说,识大体,明君心,不给领导添麻烦。中国的历史辽远,璀璨,让人自豪,也让人叹息。
      古睢宁以成人争斗名世,今睢宁以儿童绘画闻达。造物主怜爱睢宁,便拿清爽的稚气,盖住了沉沉的杀气。
      不知画室里的小男孩,对权力,对战乱,有何想法。他长得很可爱,像他那个年龄的孩子,没有不可爱的。他的口音和神态,既像南方人,又像北方人。睢宁的位置,被苍天安排得不南不北,亦南亦北,其物象与气候,饮食与习俗,观念与行为,得南北之影响,东西之妙处,融会贯通,多元并举。男孩生于此地,此时,兵火熄灭,运动渐远,人生束缚尚少,尘世污染尚轻,活活泼泼,自由自在,小身板一挺,宛若四通八达、兼收并蓄的睢宁土地,充盈了无数发展的可能性。不爱画画就不画,下了课,跑出去撒欢,疯玩!
      童画,音如童话,意如童话。童画以外,犹有童话,儿童心中欢喜的,梦中闪光的,哪一个不是童话?能画童画固然可嘉,画不出也不丢人,高高兴兴,转而学其他,边学边玩,边玩边学,长大了,迟早有一天,会有一个恰当的事去做。譬如当企业家,像睢宁不少成人那样,风风火火,做角钢生意,螺纹钢生意。或者,当水果大户,栽葡萄,育三水梨,贩到沪宁一带,争大市场,卖大价钱。大的干不来,当个寻常劳作者也不错,做完一天工,擦擦汗,吃物美价廉的本地搅瓜,十孔藕,绿豆饼,水粉皮,哼高亢悠扬的柳琴戏,“拉魂腔”,随心随意,优哉游哉。然后,与三百六十行的本地百姓一道,宁静入睡。
      睢宁睢宁,遂了天性人性,心怡神宁。
      男孩发愣时,我刚好在场,我悄悄注视那小子,没拍他的肩,没问他叫什么。
      【选自《新浪・博客》】
      题图/童趣/佚名

    相关热词搜索:兵家画家百姓家

    • 名人名言
    • 伤感文章
    • 短文摘抄
    • 散文
    • 亲情
    • 感悟
    • 心灵鸡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