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读者文摘
  • 美文摘抄
  • 短文摘抄
  • 日记大全
  • 散文精选
  • 感恩亲情
  • 人生感悟
  • 智慧人生
  • 感悟爱情
  • 心灵鸡汤
  • 伤感文章
  • 名人名言
  • 当前位置: 蜗牛文摘网 > 伤感文章 > 长春国民党60军起义始末 国民党60军长春起义内幕

    长春国民党60军起义始末 国民党60军长春起义内幕

    时间:2019-02-20 05:37:51 来源:千叶帆 本文已影响

      1948年的“长春起义”是解放战争中我军第一次争取国民党整军起义的光辉战例,对瓦解国民党军、夺取辽沈战役的全面胜利具有重大意义。虽然据此事件拍摄的两部影视作品《兵临城下》、《长夜春晓》曾红遍全国,但起义的联络过程却一直鲜为人知。为此,笔者采访了长春起义的“信使”李峥先先生。他向我们详细披露了起义过程。
      
      策反成功
      
      国民党第60军原是滇系将军龙云、卢汉长期控制的一支部队。1945年秋,蒋介石为打击龙、卢集团,进一步控制云南,在派滇军去越南接受日军投降的同时,强行改组国民党云南省政府,夺了龙云的军政大权。1946年,蒋介石又将该军海运赴东北参加内战,在辽南、吉林地区几次遭到我东北野战军的重创,于1948年3月8日溃退长春。驻守长春期间,第60军(下辖第182师、暂编第21师和暂编52师,军长曾泽生)和蒋的嫡系新7军统归国民党第1兵团司令郑洞国指挥。
      为保护长春,减少战斗损失,我东北野战军遵照毛泽东主席的战略部署,采取“军事围困、经济封锁、政治瓦解”三位一体的战略方针,对长春国民党守军久困重围,断其供给,展开强大的政治攻势。东北国民党部队陷入极端困境之中,打不赢,走不了,守不住。有的官兵想突围逃命,有的想负隅顽抗,有的想弃暗投明。
      李峥先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登上了历史大舞台。
      李峥先,云南白族人,1910年出生,抗战时投笔从戎报效祖国,参加了著名的台儿庄战役、武汉会战,以军功晋升为上尉连长。日本投降后,他以国民党第60军184师参谋、少校团副身份随军赴越南接受日军投降(国民党184师原属60军,1946年5月30日在师长潘朔瑞率领下在海城起义)。后在国民党第60军182师544团任副团长、营长,1947年在吉林南部双阳地区与解放军东北野战军交战中负伤被俘。被俘后,解放军为他治好伤,送到哈尔滨解放团学习8个月,他的思想觉悟逐渐提高,认识到中国共产党才是中国人民的救星,而蒋介石政权与人民为敌,是腐败和没落的。此时,解放军围困长春已达半年之久。为了长春早日解放,1948年4月,解放军东北军区决定派李峥先和原国民党第60军184师551团团长、被俘后参加革命的张秉昌等人,以遣返战俘的方式回到国民党军中做策反工作。
      进入长春后,李峥先、张秉昌二人首先在中下层军官中进行策反,大家最终达成共识:60军除了起义,别无出路。此后,李峥先、张秉昌又寻找各种借口接近军、师级长官,对其“旁敲侧击”,并把下层军官的共识巧妙地“泄露”给他们。曾泽生对60军面临的困境十分清楚,正在千方百计寻找出路,得知大批下级军官都希望起义后,逐渐产生了投诚的念头。
      1948年10月10日凌晨5时许,国民党60军暂编21师师长陇耀专门派人把李峥先和张秉昌叫到师部,郑重地说:“你们重回60军的任务,军部早已知晓。这次请你们来,有个重要事情想和你们商量。曾军长、白师长(白肇学,时任60军第182师师长)和我已决定率部起义,并正式派你们作为60军的全权代表,出城与解放军接洽起义事项。”陇耀看了看两人,接着又说:“我们这次起义的目的,是为了拯救云南3万健儿的性命。蒋介石刚刚下令,要我们迅速突围,向沈阳靠拢。我们几次突围都未成功,也不可能冲出去。在这生死关头,我们不得不以起义方式向解放军投诚。”
      李峥先点点头,谨慎地问:“去解放军那里还有什么要求和条件吗?”陇耀想了想,说:“这是参加革命,没有什么条件!但要协商好以下几个问题:一、明确部队起义的时间,行进的方向、路线和到达的地点;二、为了避免两军误会,双方应规定好通信联络的方式和口令信号;三、解决好起义部队的服装、粮秣给养等问题;四、起义后不要把部队分散打乱编制。”
      李峥先听后,再次提问:“假若解放军要我们出示全军准备起义的凭证怎么办?”陇耀随手从内衣里取出一封信,郑重地交给李峥先,说:“这是曾军长、白师长和我三人亲自签写的起义声明,请你带过去呈交解放军负责人。如果我们失信,可将此信公之于世。”
      
      双方谈判
      
      当天上午9时,李峥先、张秉昌出城赶往东北解放军驻地。10月12日一早,东北解放军围城兵团政治部主任唐天际、参谋长陈光和中共东北局滇军工作委员会副书记刘浩等接见了他们。李峥先、张秉昌把曾泽生等人写的投诚信交给唐天际。
      唐天际对60军起义深表欢迎,高度赞扬曾泽生、陇耀、白肇学投靠光明的义举,并问:“曾军长、陇师长还有别的打算吗?能不能在部队起义时把郑洞国的兵团部和新7军一齐干掉,作为部队投向人民的第一功啊?”李峥先回答说:“陇师长没讲这个。”唐天际又问:“提出什么条件没有?”李峥先就把陇耀说的“参加革命没有什么条件”和那四点要求作了汇报。唐天际听完后,微笑着说:“参加革命没有条件,很好、很对。”
      13日早饭后,唐天际等人继续和李峥先、张秉昌谈话,唐天际说:“我们欢迎60军起义,陇师长提的那几条要求和双方需要协调的一些具体问题都好解决,请曾军长、陇师长放心!但还有些问题,比如昨天说的消灭郑洞国兵团部和新7军的问题,如果你们不打他们,他们反过来要打你们怎么办?部队要出城起义,长春市内的治安谁来维持?长春市几十万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如何保障?许多公私物资、门市、建筑及军政军需物资仓库怎样保护?”李峥先只好如实回答:“首长问的这些,我们来时陇师长都没说。”
      唐天际顿了一下,又接着说:“看来还得麻烦你们两位再跑一趟,请曾军长、陇师长考虑一下上述问题,提出一个具体方案,另派正式代表出来谈判。”李峥先心想,如果回去另派正式代表来会谈,部队起义的时间就还得推迟。陇耀限他们13日就要回去汇报谈判情况,李峥先担心完不成任务,着急地对唐主任说:“解放军既然欢迎60军起义,干脆就命令他们在约定时间把部队拉出城,带到指定地点集合不就完了吗?”唐天际说:“刚才说的几个问题都很重要,需要双方认真商量,否则会出问题。另外,请告诉曾军长,就说你们二位是我们释放回去的,当全权代表不合适,请他另派正式代表。”接着,大家又研究了一下60军中谁担任正式谈判代表最合适。曾军长和陇、白两位师长都是主角,不能离开部队,副军长杨炳灵还在云南没回来,参谋长徐树民是蒋介石的忠实门生,肯定不能担当此任。暂52师是东北剿总副司令杜聿明派来监视60军的,师长李嵩也不能担任此职。数来数去,认为182师副师长李佐、暂编21师副师长任孝宗最合适。
      13日黄昏时分,李峥先、张秉昌再次潜入长春,向曾泽生、陇耀详细汇报了谈判情况。曾泽生听后,批评二人说:“派你们两人当全权代表就行了嘛,还派什么正式谈判代表呀?时间这么紧,万一蒋介石亲自来要求我们突围,事情不就麻烦了吗?”李峥先忙把唐天际提出的几个问题的重要性说了一遍。曾泽生说:“解放军提的第一条就不大好办,郑洞国是个老好先生,李鸿(新7军军长)又在重病中,我们在一块儿相处这么长时间了,怎么忍心下手呢?其余几条我们照办就是了。派你二人去不行,派谁去才行呢?”李峥先说:“正式代表的人选在那边已经商量过了,认为李佐、任孝宗两位副师长随便选一位去都行。”
      此时已经是13日深夜,曾泽生还犹豫不定。李峥先急切地说:“军长,不能再犹豫了,我听说14日四野就要对锦州发动总攻击,我们再不起义就迟了。”曾泽生听后,立即命令李佐、任孝宗两位副师长火速赶到军部,要他们作为正式代表出城与解放军接洽起义之事,对相关事项作了简要说明。仍由李峥先陪同前往,并把蒋介石要60军立即突围向沈阳靠拢的手令也交给3人带去,以表诚意。
      14日凌晨两点,李峥先和李佐、任孝宗3人悄悄出城。拂晓时,他们见到了唐天际等几位首长。早饭后休息了一会儿,双方就开始了正式会谈。
      李峥先首先代曾泽生答复了唐天际前面提到的几个问题。当谈到60军不愿向郑洞国和李鸿开枪时,唐天际表示理解。唐天际又问:“60军准备采取什么方法、分哪几个步骤撤出长春?”李佐、任孝宗两位副师长都答不上来。唐天际便说:“60军起义是件非常重大的事情,对面还有郑洞国兵团司令部和战斗力很强的新7军这样的敌人,如果不事先进行周密部署,稍有不慎,就可能酿成惨案。”停顿片刻,唐天际再次强调:“起义过程中出现一点问题我们并不怕,但一定要事先考虑周全,尽量不出问题或少出问题。”
      谈了一天,结果并不理想。唐天际说:“我们的意思,还要请两位副师长回城和曾军长研究一下,提出一个具体可行的方案。”
      10月15日,东北军区派刘浩与任、李两位副师长一同返回长春,连夜架通了两军的电话线,曾泽生直接和唐天际取得了联系。
      
      兵不血刃
      
      10月16日,曾泽生亲自出城和唐天际面谈,最后商定60军于当天夜里正式起义,采取与解放军交接防务的办法行动。黄昏时分,李峥先随曾泽生和刘浩一同乘车返回长春城。曾泽生立即向部队下达了全军出城起义和马上向解放军交接防务等一系列命令,并安排副官处处长张维鹏成功诱捕暂52师师长李嵩和该师的3个团长。不久,便不断有师团来电话,报告与解放军交接防务的情况。深夜12点,通信营来电话报告说,除留下一条连通第1兵团司令的线路外,60军所属各部队的电话线已全部撤收。
      待所有部队与解放军交接完毕,并脱离驻防地出城集合后,曾泽生命令接通兵团司令部电话,亲自对郑洞国说:“60军已经起义,这是全军官兵的一致要求,部队除此一条出路外,别无选择,请司令官谅解。请问司令官是否也能同我们一起行动?”
      李峥先听不清郑洞国讲了些什么,只听曾泽生回答:“不要再说什么蒋总统过去对我们如何好的话了。蒋总统对我们滇军究竟怎样,大家心里都是明白的。我们也是被逼得没有办法了。现在有一位解放军代表在我这里,您愿意和他讲讲吗?”
      曾泽生随即把话筒递给刘浩,刘浩先向郑洞国问好,接着说:“现在长春的形势你是知道的。我们的政策是,放下武器就可以保证你方安全。60军曾军长现在已经率部起义,是一个走向光明道路的义举,司令官是不是能像刚才曾军长所言,和他们一块儿行动?希望三思,千万不要再作不必要的牺牲!”对方怎么回答,李峥先也不知道,只听刘浩又说:“那就这样吧,来日方长,后会有期!”
      10月17日凌晨,曾泽生和刘浩、李峥先、张秉昌等人离开长春城到了郊外,起义部队按规定的行军路线开往长春东北方向的九台县。解放区军民沿途组织了欢迎队伍,并出动许多车辆帮助60军运送物资和掉队官兵。国民党军派出3架飞机盲目地投下几颗炸弹就飞走了。60军起义之后,留守长春的就只有郑洞国的第1兵团司令部和新7军了。
      17日天一亮,国民党新7军驻长春中山路以东的士兵,见沿中山路西面驻防的60军官兵一夜间全部变成了戴大皮帽子的解放军,立即把枪丢了,说:“60军都变了,我们还干啥?”解放军乘势向国民党官兵喊话动员,号召新7军放下武器投诚,否则将立即发动攻击,将其全部歼灭。
      受60军战地起义的影响,郑洞国兵团部和新7军也决定放下武器投诚。长春市就这样没伤一兵一卒、兵不血刃地解放了。
      1949年1月2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发布命令,将长春起义的原国民党第60军及所辖3个师,成建制地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50军及步兵第148师、第149师、第150师,任命曾泽生为第50军军长,白肇学为第148师师长,陇耀为第149师师长,李佐为第150师师长。
      (压题图:曾泽生在欢迎解放军进入长春的大会上讲话。)
      (责编 王 容)

    相关热词搜索:军长起义国民党内幕

    • 名人名言
    • 伤感文章
    • 短文摘抄
    • 散文
    • 亲情
    • 感悟
    • 心灵鸡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