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读者文摘
  • 美文摘抄
  • 短文摘抄
  • 日记大全
  • 散文精选
  • 感恩亲情
  • 人生感悟
  • 智慧人生
  • 感悟爱情
  • 心灵鸡汤
  • 伤感文章
  • 名人名言
  • 当前位置: 蜗牛文摘网 > 伤感文章 > 古人话金钱:古人关于金钱的诗句

    古人话金钱:古人关于金钱的诗句

    时间:2019-02-20 05:45:12 来源:千叶帆 本文已影响

      钱币自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成了世界上最好的东西,人见人爱。当它从单纯的原始交易中介物逐渐过渡到能够买到一切的时候,钱的属性便发生了质的变化。人们一说到钱,心里就会兴奋,脸上也会放光。攫取金钱的欲望变成了最大的欲望,欲望的无止境使人们变得疯狂。所以,金钱就成了文人学士的诅咒物。
      早在1600年前的西晋,有位叫鲁褒的学者,曾撰《钱神论》一文,对金钱进行了入木三分的解剖。文章从钱币的形状着手,“大矣哉!钱之为体,有乾有坤。内则其方,外则其圆”。然后写它方便耐用,“市井便宜,不患耗折”。并将钱币喻为神宝、孔方,说它是一个灵动的活物,“无翼而飞,无足而走。解严毅之颜,开难发之口”,让严肃的面孔立刻露出笑容,让紧闭的嘴巴马上说话。接着谈它的作用,“官尊名显,皆钱所致”,“无位而尊,无势而热。排朱门,入紫闼。钱之所在,危可使安,死可使活;钱之所去,贵可使贱,生可使杀。是故忿争辩讼,非钱不胜;孤弱幽滞,非钱不拔;怨仇嫌恨,非钱不解;令问笑谈,非钱不发”。“钱能转祸为福,因败为成。危者得安,死者得生。性命长短,相禄贵贱,皆在乎钱,天何与焉?”钱的功能连天都比不了,你说神奇不神奇?鲁褒对金钱的诸般用途,点评得非常精辟。难怪明代的袁宏道会给予此文极高的评价:“闲来偶读《钱神论》,始识人情今亦古。古时孔方比阿兄,今日阿兄胜阿父。”
      唐代的张固在《幽闲鼓吹》一文中,讲了一个“有钱能制生杀权”的故事:相国张延赏准备接手审理一桩大案。此案已经拖延多日,而且有冤枉失实之处,他便催促手下人尽快地认真查办。第二天早晨,他见自己的办公桌上留有一个帖子,上面写道:“钱三万贯,乞不问此狱。”张延赏见居然有人敢来贿赂自己,一怒之下,将帖子掷在地上,再次敦促手下人严加查处,秉公断案。第三天一早,桌上又放了一张帖子,上写“钱五万贯”。张延赏更加愤怒,下令两日内必须将此案审结。隔天一早,他办公桌上又留下一个帖子,上写“十万贯”。张延赏见帖后,说:“钱至十万,可通神矣,无不可回之事,吾惧祸及,不得不止。”便不再追问此案了。
      古人将钱称为刀,繁体的钱字右边有两个“戈”。明人郑�在《昨非庵日纂》中,记载了两段名言:“尝玩‘钱’字旁,上着一戈,下着一戈,真杀人之物而人不悟也!”“钱之为物,人所共爱,势所必争;骨肉缘之启衅,缙绅因以败名,商贾因以损躯,市井乘而斗戮;其笼络一世者,大抵福于人少,而祸于人多。尝熟视其形模,金旁着戈,真杀人之物,而人不悟也。”
      明代朱载�对金钱的痛恨程度可谓前所未有,他在《骂钱》中说:“孔圣人怒气冲,骂金钱:狗畜生!朝廷王法被你弄,纲常伦理被你坏,杀人仗你不偿命,有理事儿你反复,无理词讼赢上风。俱是你钱财当军令,吾门弟子受你压伏,忠良贤才没你不用。财帛神当道,任你们胡行,公道事儿你灭净。思想起,把钱财刀剁、斧砍、油煎、笼蒸!”
      明朝还有一首《题钱》的民歌,历数金钱之罪状:“人为你跋山渡海,人为你觅虎寻豺。人为你把命倾,人为你将身卖。细思量多少伤怀,铜臭明知是祸胎,吃紧处极难布摆(摆脱)。人为你亏行损德,人为你断义辜恩,人为你失孝廉,人为你忘忠信。细思量多少不仁,铜臭明知是祸根,一个个将他务本……”
      清朝的纪晓岚说:“有钱难买命,无药可医贫。”唐人张说则把金钱比喻成一味中草药,以《钱本草》成文,别具巧思:“钱,味甘,大热,有毒。偏能驻颜,采泽流润,善疗饥寒,解困厄之患立验。能利邦国,污贤达,畏清廉。贫者服之,以均平为良;如不均平,则冷热相激,令人霍乱。其药,采无时,采至非礼则伤神。此既流行,能役神灵,通鬼气。如积而不散,则有水火盗贼之灾生;如散而不积,则有饥寒困厄之患至。一积一散谓之道,不以为珍谓之德,取与合宜谓之义,无求非分谓之礼,博施济众谓之仁,出不失期谓之信,入不妨己谓之智。以此七术精炼,方可久而服之,令人长寿。若服之非礼,则弱智伤神,切须忌之。”钱的药性如此之大,如果服用不当胡乱下肚,恐怕不止是“令人霍乱”,可能连老命也得搭上。
      有“扬州八怪”之称的清代书画家郑板桥,另辟蹊径,以诗文形式给金钱画了像,名曰《金钱图》:“钱钱钱,命相连,黄童白叟口流涎。读什么书,参什么禅,屈膝低头望周全。得了十数又想百,一百到手复求千。聋瞽痴哑日奔波,士农工商夜无眠。舔铜臭,啼铜边,多般丑态世称贤。山僧百炼舍利子,钱中说法互牵缠。有钱四海皆兄弟,无钱骨肉亦徒然。英雄钱尽归故里,妻子下衽欲绝弦。庸富施施骄妻妾,步步相随夸宿缘。无钱徒嗟经满腹,有钱能制生杀权。相争相夺无他事,为钱钻弄颠倒颠。我曰多钱终多累,画破钱世别有天。”这位阅尽人间冷暖的“县令”,不但书画造诣登峰,为文也够辛辣,寥寥数语,即将金钱的魔力刻画到了极致。
      清代续世麟有一散曲叫《钱难度曲》,对金钱的作用做了细致的刻画:“呀,你硬牙根逞说伎俩多,我屈指数你罪名儿大。为什么父子们平地起风波?为什么兄弟们顷刻间成冰火?为什么朋友们陡的动干戈?见只见贪赃的欺了父君,爱小的灭了公婆。下多少钻谋,添多少絮聒,直吵得六亲无可靠,九族不相和,你罪也如何?”一连串的“为什么”,好似公堂审案,疾言厉色。
      清朝沈逢吉在《咏钱》曲说:“莫再说铜钱,说起钱,实可怜,十年几度沧桑变。赚不完的钱,过得完的年,看财奴钻进铜钱眼。乱山前,纸灰飞蝶,可再要铜钱?”钱是永远也赚不完的,再多的钱都是身外之物。
      金钱看起来是万能的,实际上并不万能――钱可以买到房屋,但买不到家;钱可以买到药物,但买不到健康;钱可以买到珠宝,但买不到美;钱可以买到伙伴,但买不到朋友;钱可以买到虚名,但买不到实学;钱可以买到权势,但买不到威望;钱可以买到小人的心,但买不到君子之志。
      
      (责编朱飞)

    相关热词搜索:古人金钱

    • 名人名言
    • 伤感文章
    • 短文摘抄
    • 散文
    • 亲情
    • 感悟
    • 心灵鸡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