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读者文摘
  • 美文摘抄
  • 短文摘抄
  • 日记大全
  • 散文精选
  • 感恩亲情
  • 人生感悟
  • 智慧人生
  • 感悟爱情
  • 心灵鸡汤
  • 伤感文章
  • 名人名言
  • 当前位置: 蜗牛文摘网 > 心灵鸡汤 > 妖湖_mistress youko

    妖湖_mistress youko

    时间:2019-02-17 05:42:17 来源:千叶帆 本文已影响

      1      刘正宇面对着湖面,此时湖面平静如镜,远处,湖面和落日连为一体。刘正宇的身影融在红霞中,倒影在水里,此时此景,对相恋的人是再浪漫不过的时光。可妻子周丽不在。加上最近湖边又有几起失踪案发生,说是有湖怪,搞得人心惶惶。刘正宇对眼前的湖光山色没有一点欣赏的心思。
      刘正宇是一位脑科医生,在国际上享有崇高声誉,他与相恋三年的周丽刚结婚不久。因为妻子从小在渔村长大,所以他们在湖边买了一栋房子。度完蜜月没多久,周丽不小心出了车祸。幸好没有生命危险,但是她的眼睛受伤了,手术后还在家里养伤。
      这几天刘正宇请了几天假,天天陪老婆,还请了一位保姆。怕老婆闷得慌,又陪老婆在湖边散步。湖边的居民热情地跟他们夫妇打招呼,因为他们在此地的房子最漂亮,他又是医生,为人随和,得到很多人的敬仰。周丽眼睛虽然没有恢复,但已能看到一些模糊的景色。周丽好久没有和丈夫散心了。她极力向远处眺望,希望能将更多的景色尽收眼底。
      突然,周丽揉揉眼,好象看到了什么东西。什么东西这么刺眼?刘正宇非常开心,以为妻子的眼睛已经恢复了,可是自己远望去,除了平静的湖面,什么都没看到。
      “你看到了什么?”刘正宇好奇地问。
      “好象有一艘船,又好象是房子,在湖中飘荡。”周丽指着湖中说。
      “哎。”刘正宇叹了一声,可能是她的眼睛里还有一些障碍物。
      “明天我再带你到医院检查一下,不管看到什么,总算是有所转变。”刘正宇的声音带有一些惭愧,自己蜚声医学界,却连妻子的眼病都治不好。
      “可我明明看到那些东西了。”周丽肯定地说。
      他们回到了家里。周丽整个晚上脸色苍白,神色不对。
      刘正宇有些担心,怕妻子胡思乱想,偷偷叮嘱保姆他上班的时候不要让周丽到湖边去。
      刘正宇和周丽的相遇很偶然。那时正宇在念大学,大学附近有很大的一个湖,有些村民以打鱼为生。正宇很喜欢吃鱼,经常去给他们帮忙,到渔民家弄些鱼吃。周丽是一家渔民的女儿,长得如水玲珑。正宇不幸有次被蛇咬了,周丽帮他弄了一些草药,没过几天就好了。周丽还能将鱼做出很多种味道,正宇每次去玩,总希望能吃到她做的鱼。毕业后,正宇分到本城,他没有忘记周丽,几年后他们结婚了。
      第二天周丽到医院检查。医生说没有出现什么问题,眼睛要康复还需要一段时间。
      “眼睛受伤了会不会出现什么幻觉,或是眼睛受伤的部分会不会产生什么假象,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周丽试探问道。
      “这个在医学界还没有先例。假象可能有,但不可能看到不存在的东西。”这位医生的话应该可信。这眼科医院是全省数一数二的大医院。
      2
      
      这天周丽没有回家,她要保姆陪她到湖边散心。
      “先生怕你胡思乱想,所以要你不要再到湖边去,等你眼睛好转再去也不迟。”
      “我的眼睛一辈子不能康复,那我是不是要在家里呆一辈子?”周丽心里闷得慌,既担心以后的生活,又害怕刘正宇会离开她。
      保姆看她生气了,陪她去了湖边。
      正宇离下班还有一些时间,突然电话响了,电话响得有些急促,正宇拿起了电话。
      “什么?周丽失踪了!”正宇尽量压底声音。电话是保姆打来的,正宇跟院长说了声家中有急事就急冲冲地赶回了家。
      家里只有保姆一人。
      “周丽呢?”正宇回来就问。保姆脸色苍白,非常害怕的样子。
      “今天上午夫人非要去湖边,我……我……我们走了一会,她说又看到了那东西。”
      “什么东西?”正宇的眼睛睁得老大,他现在的情绪很乱,他知道妻子肯定出事了。
      “我们到了湖边,夫人非要去开那架小游艇。我说她的眼睛不大好,很危险的,但是她很固执,我只好跟着她上了游艇。她将游艇开到了湖中心,看着湖面,她脸上露出惊喜的神色。我知道她看到了什么,可我什么也看不到,但是我有一种感觉。”
      “什么感觉?”正宇的呼吸有些困难,他既害怕听到发生的事,但又想马上了解真相。
      “我感到头晕,而且眼睛有些花,看湖面也看不清楚。我马上要夫人回去,可是她将游艇慢慢向前开,好象要靠近什么东西,我的心很发慌,后来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那你是怎么回来的?”正宇显然有些不相信,但想想保姆也没必要撒谎。
      “我清醒的时候我还在游艇上。可是夫人不在了。”保姆停了一下,“我已经报警了,可能很快就能找到夫人。”
      
      3
      
      正宇来到湖面上,飞快地开着游艇,可他没有发现任何踪迹。警察对此也束手无策。负责此案的是马天警官,马警官为近几起失踪案已经在湖边观察了几天,可是没有任何线索。到了晚上周丽突然回家了。正宇一把抓住她,好象怕她从眼前消失:“你今天到哪去了?我找了你一天了。”
      “我在湖边玩了一天,没想到天很快就黑了。我的眼睛也好了许多,你不用担心我。”
      正宇尽管很怀疑她的话,但只要她平安回来就好。
      不知睡到什么时候,房间里突然“砰”的响了一声。正宇醒了过来,只觉得头有点晕,他看到一只黑猫站在柜子上,是猫将花瓶打翻在地。
      “什么时候来了一只猫。”正宇自言自语道。这时他看到旁边周丽不见了。这么晚了会去哪?可能是去厕所了,正宇的头很昏沉,他接着又睡了。
      第二天,他起得很晚。看到周丽睡得很香,他的心总算有点安慰。可是上班后,同事都说可能病了,脸色很差正宇也觉得精神不太好。院长放了他几天假,要他回去好好休息休息。
      正宇回到家,看到周丽正在阳台上浇花,就过去帮忙。
      “怎么今天回来这么早?”周丽用关心的眼光看着他。
      “我身体有点不适,请了几天假。”
      “有没有看医生?”
      “我就是医生,我没事的,相反过几天带你去看看眼科医生。”
      这时正宇被花丛中的几株花吸引。这花怎么是黑色的,花瓣形状怎么这么奇特?他虽然不是花卉专家,但也是喜花之人。
      “这花你从哪里弄来的?”正宇用手摸着花。
      “我没有呀,这些花不是你在花卉市场买来的吗?”
      正宇想可能是他这几天精神有点紧张,自己做的事都忘了。
      
      4
      
      正宇想利用这几天好好陪陪周丽,和她出去游玩一下。可是周丽突然说外面天气太热,身体受不了。可现在是金秋十月,天气早已转凉了。正宇觉得妻子变得有些怪怪的。
      周丽又想去湖边,但正宇怎么也不同意。周丽知道正宇是关心她,也就不再坚持。因为没有事干,正宇总想休息。以前晚上总有醒来的习惯,可是现在一睡就睡到天亮。
      这天早上正宇与妻子出门散步回来,看到保姆站在他们的卧室门边,开了门却又不敢进去,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往常保姆都是这时叠被子、整理房间的,今天是怎么啦?看到他们,保姆就进去了。
      “刘先生,早餐准备好了。”正宇觉得保姆有点奇怪,特别是当她看到周丽的时候,眼神有点躲躲 闪闪。饭后,趁周丽不在,正宇就去问保姆。
      “你这几天不舒服吗?”
      “没……没有。”
      “你好像有点怕我夫人。”
      保姆的脸色煞白,嘴唇动了动,但又没说出什么来。
      正宇有些着急:“你有话就不妨直说,我也没有把你当外人看。”
      “我昨天半夜想上厕所,晚上走廊的灯没关,我看到一个人,开始以为是小偷,仔细一看原来是太太。晚上天气很冷,可她只穿着贴身的衣服,站在走廊里看什么。我一眨眼的工夫,她就不见了。我以为是看到了鬼,这时您书房的门被打开了,她好像是跳进去的。我在门缝里看了一下,我确信她是夫人。但她的动作很怪,面无表情。她在白天进书房还要慢慢摸着墙壁,可是昨天晚上……”保姆没说下去。
      “您不用担心,可能是看花了眼。”其实正宇心里是很紧张的,他想到那天半夜醒来不见了周丽。可是今天散步的时候周丽很正常啊,难道是周丽在梦游?
      
      5
      
      吃过午饭,正宇就到书房研究他有关脑科的资料,正宇现在进行的是有关人脑思想的科研。人脑是最复杂的,也是人类了解最少的领域,我国现在这一领域在国际上已有很大的突破。正宇他们的科研是关于人的思想借助于一定的物质进行的转移。一旦成功,将会改变人类的命运。别的国家称这种物质为生物晶片,正宇他们在这方面的研究得到了国家的资助,已经接近成功。
      正宇正坐在电脑前整理资料,突然电话响了。是马警官打来的,要他去湖边一下,有重要的事情商量。正宇不知马警官找他有什么事。
      中午的湖面在金色的阳光下显得异常不安,好像一有风吹草动就会掀起轩然大波。马警官看正宇走过来,马上跟他握手。但正宇有点别扭,与警察打交道总不是什么高兴的事。
      “我在这里观察了几天,但现在还是没有破察的线索。”马警官凝重地望着湖面。
      “你指的是那几起失踪案?我不知你叫我来能否帮上什么忙。”正宇淡淡地回答。
      “那我就开门见山了。你老婆失踪又回来后,你有没有发现她有什么异样?”
      “没……没什么异样,她很正常。
      警官话中有话。
      “从你的语气听出你有事在瞒着我。特别是半夜的时候,你有没有发现什么?”
      “半夜?”正宇的嘴巴半张开,他的额头有些汗珠,“你是不是半夜看到了什么?”
      “这几天的几起失踪案,局里相当重视。因为政府将准备开发这一带,作为旅游度假的地方。可是出了这样的事,附近的居民都认为有湖怪,吃了那些失踪的人,现在居民很少过来游玩了。上面要我务必查个水落石出。昨晚我半夜过来查看,我看到了一个人在湖面上。”
      “是谁在湖面上?”正宇有点紧张。
      “我偷偷跟了过去,那人的动作很快。我惊奇的看到他在岸上一下跳到游艇上,那游艇离湖面有二十几米远,是没人做得到的。我隐约中看到是个女的,长头发。”
      正宇这时突然想起了保姆白天的话,他的心猛地抽缩了一下。
      “今天早上,我在这里巡查,发现了很漂亮的女士钮扣。”马警官将钮扣给了正宇,“看是不是你太太的。”
      “不错,是我太太的。这睡衣是我帮她买的,当时她就说这钮扣很漂亮。”正宇心里很乱,因为这事太让人匪夷所思。
      “其实我也不相信这是真的,我想见见你的太太。问她一些问题。”
      “现在还不能,她的情绪有点不稳定,能不能改天?”正宇的声音有点沙哑。
      “好吧。有什么事马上通知我。”
      
      6
      
      正宇将闹钟调到12点,并把它放在枕头下,当然这些都没有让周丽看到。刚一躺下,他就觉得头有点晕,一阵睡意袭来。
      半夜闹钟响了,他强睁开眼,坐了起来。果真不见周丽的人。正宇偷偷出了房门,走廊里的灯还没关,他沿着走廊,走到书房门口,轻轻推了一下,但反锁了。他仔细听了一下,里面有翻动的声音。正宇不敢敲门,他跑到阳台上。外面月色正浓,整个房子笼罩在月色中。他知道在书房后有一扇小窗,窗的后面有个小阳台,正宇从这个阳台将脚伸到那个小阳台上,将头伸了过去。要是被别人发现,肯定以为他在偷东西或在偷窥。
      她在翻什么呢?我的医学书她平时一看就头痛的。正宇想着,这时他才发现房间的灯没开。借着一点月光就能看书,难道周丽的眼睛比以前更好了?不可能!白天我还扶着她走,她没必要骗我。这时她打开他的电脑。正宇的电脑都是有密码的,只有医院的几位研究员知道。可周丽一下子打开了密码,进入了他的资料库。周丽观看的速度极快。难道她是美国的特工?这个想法太荒唐了。周丽的身世他是知道的,她可从来没出过国。正宇正准备离开。突然他发现在他的书柜上有个东西在跳来跳去,仔细一看,原来是那只黑猫。那只黑猫跳到了电脑桌上盯着电脑。正宇觉得很奇怪,忽然他看到了更诡异的事。那只猫的嘴在动,像是有节奏的动,周丽好像和它在交谈。
      正宇不想再看下去了。难道周丽是被鬼魂附身?他坠入了一团迷雾之中。
      
      7
      
      第二天,他起得很早,可周丽还在睡。正宇不敢惊动她,一个人出了门。这时有人按响了门铃。
      一般这么早是没人来拜访他的。会是谁呢?保姆去开门,进来的是一位朋友。正宇认识他,是附近的居民,他们一起出湖玩过。
      “您有什么事?”正宇很关心的问到。
      “哦,不好意思打扰您,我有一些事想麻烦您。”
      “什么事?”
      “是我妻子的事。”
      “你妻子怎么啦?”
      “我发现她的脑袋有点问题,您是这方面的专家。她最近行为变得有些古怪,跟以前不一样。”他说话的时候声音有些沙哑,准确地说还有些颤抖。
      他接着说:“这几天她的精神有些恍惚,以前的事她不大记得,特别是昨天晚上半夜,我被什么东西惊醒,却发现她不在。她凌晨3点左右才从外面回家。”
      “她以前有没有过类似的情况?”正宇试探着问到。
      “以前没有。我跟她生活20几年,也没发现。”
      “最奇怪的是昨天,我看她神情不好,扶她上床休息,说了一些安慰的话。她突然之间神情大变,用手抱住头。我用手捉住她,她发出了很怪异的叫声,最后我听清了她说的话。”
      “她说什么?”正宇急忙问道。
      “她要我们赶快离开此地,不然都会死亡。等一会她清醒的时候,她却什么都不知道。我想问您她得了什么病?”
      正宇觉得有点诡异,但他是绝不相信鬼魂附体的。他是脑科专家,知道人的灵魂不过是一组脑电波。进入人的脑子控制人的行为的科学技术还没实现。但是眼前的赵清说得很具体,他不得不半信半疑。
      “您不要担心,您要相信科学。我现在正在放假,过几天到我们医院我给好好检查一下。”送走了赵清。正宇想到湖边看看。他驾起刚买的小游艇,直冲向湖中。突然他发现湖中心有一阵风,吹在他脸上有刺痛的感觉。他慢慢减慢了速度,他发现这里 的水与别处不一样,好像暗了许多。他的眼睛有点模糊,湖面的光线让他的眼睛很不舒服。他的游艇慢慢靠近那地方,他的头开始晕眩,他凭着最后的力气将游艇开走了。
      
      8
      
      正宇这几天呆在家里,不敢正视周丽,特别是她的眼神。她像变了一个人,晚上鬼鬼祟祟,白天神情恍惚。怕热,这么冷的天,她只穿很少的衣服。沉默寡言得跟婚前判若两人。但他找不出原因。
      突然一声猫叫,将他从思绪中惊醒。原来是那只黑猫,他的心猛提了一下。他想起那晚看到的事,不禁毛骨悚然。那只黑猫不知从哪里窜了出来。用那双明闪的黄眼看着他。那双眼睛极富穿透力,好像看穿了他的心思,它好像要告诉他什么。这只猫从哪里来的?可能是附近居民丢失的吧。
      “哎,哪来的猫。”周丽边说边从楼上下来。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从附近居民家跑出来的吧。”正宇相信周丽是认识这只猫的,除非她撒谎,而且她以前好像从来不喜欢小动物。正宇偷偷地注视着周丽的神情。
      周丽抱起了那只猫,用手捏了一下它的肚皮,说:“它可能是饿了。”
      正宇将吃剩的鱼拿来喂它,周丽抓住猫。可它怎么也不吃,一味地怪叫。周丽笑道:“世上还有猫不吃鱼的。”
      
      9
      
      正宇没事的时候爱观察这只猫,他发现这只猫喜欢呆在墙角里比较阴暗的地方。难道它也怕热?它跑动的时候很敏捷,可能是它多年抓鼠养成的习惯。但是他很害怕猫的眼睛,当他看着它的时候,那只猫也在看着他。正宇将猫抱到房间,他打开空调,温度调得很冷,那只猫躺在地上,不再跑动,好像很舒服的样子。
      他们将猫抱到附近的居民区,想还给别人。当他们刚要进村时,临面走来了一个人。“怎么会又是他。”正宇觉得一大早遇上马警官肯定没好事,但毕竟是熟人,他还是过去说,“马警官早上好。你一出动,肯定有命案。”
      “可不是,又有麻烦。一大早居民赵清报警,说他老婆昨晚被谋杀了。”马警官一脸苦笑。
      “什么?”正宇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但是警官不可能开这种玩笑。
      他们来到赵清的家,一些警员正在清理现场。赵清的老婆躺在地上,但是头却被割走了。正宇觉得头有点晕眩。虽然他看过无数的死人,这次他的心却仿佛被某种尖东西刺了一下。周丽哪看过这种场面,一下子昏了过去。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你老婆遇害的?”马警官用一种职业性的口吻问话。
      “我早晨一起床就发现我老婆躺在地上。”赵清已是泣不成声。 “她最近都跟什么人接触过?”
      “她很少出门,只是跟附近的居民接触,但和他们的关系很好。”
      “你们有没有跟别人结过怨?”
      “没有。”赵清很肯定地说。
      正宇没有心情听这些,他又看了那尸体一眼,他发现有些不正常。那尸体的头被很整齐割了下来,决不是刀砍的。他们是用什么凶器?匆忙中的杀人犯是做不到的。而且,他们要她的头:“什么?赵清的妻子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女人。正宇看了一眼马警官,发现他也一脸的困惑。
      
      10
      
      正宇家的门铃响了,是马警官来了。这次正宇对马警官不像以前那样冷淡,而是热情地将他请进屋。
      “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些事我想了解一下。”
      “只要我能帮忙,你尽管说。”
      “我想赵清的老婆一案可能跟你妻子有关。”马警官一进门就开门见山。
      “什么?”正宇吃了一惊。
      “你别误会,真相没有出来之前任何人都有嫌疑。”马警官看出了他的惊慌。
      “我问过赵清,他的老婆前几天也失踪了。我算了一下,跟你老婆失踪的日期是同一天。他老婆是两天后回来的,也不知是去了哪里。据赵清说,那天他老婆出湖去玩,赵清因为有事没跟她一快去,回来后她就有些反常。”
      “那跟我妻子有什么关系?她们都是受害者。”
      “是的,我对你太太的情况也有所了解。如果她有什么情况就请你及时告诉我们警方。”
      送走了马警官,正宇坐不住了。难道这些事的背后有什么巨大的阴谋?周丽和保姆出去散步回来,正宇就问起了那天的事。他问周丽那天在湖面上看到了什么东西。本来他是不想再问此事的,怕对周丽的情绪有所刺激。
      “哦,大概是我眼睛看花了吧。”周丽的回答遮遮掩掩的,正宇也不好再问了。
      
      11
      
      正宇来到这家医院。这家差不多是全国最好的眼科医院了,周丽的眼睛就是在这里医治的。正宇好久没来了,他的老同学夏依是这里的主治医生。
      在医院找到了夏依,相互寒暄一下后,夏依先开口了:“你是不是来问你太太的情况的?”
      “是的,我想问她的眼睛什么时候可以好。”
      “这不用担心,没什么大问题,只是眼角膜受了伤。过些时候再动一次手术,就可以痊愈了。”
      “可是她说能看到一些东西,但我看不到。”正宇尽量显得很轻松。
      “你怎么也问这问题?前几天周丽也来问过。”夏依有一点惊讶,“其实这也是眼睛的一种常见病,比如飞蚊症。眼睛受伤,眼睛发炎,高度近视,眼睛使用过度,如熬夜、电脑使用时间过长、看书时间太久等等都会导致玻璃体容易退化。”
      “可周丽的行为也有了一些变化。自从受伤后,她好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你该不会说她看到了鬼魂吧。”夏依笑道。
      “不是。”正宇有点脸红。
      “她说她看到了一些东西。可能是视网膜受伤的原因,对她的光觉、形觉和色觉有一定的影响。”
      “我总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她说能看到湖面很大的东西。我是想你能不能给我弄一副眼镜,和我妻子的眼睛有同样的功能?”
      “你说的涉及到视觉仿生学的范围。其实这个不难,我跟眼科研究所商量一下,过几天你来找我。”
      
      12
      
      正宇这几天也没去关注他的研究,他有太多的事弄不明白。他想这些事可能跟周丽有关,也可能无关。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难道湖里真的有妖怪,还是水怪?能迷住人的意识?但这好像都不太可能。
      他去了医院从夏依那儿拿了那眼镜,其实就好像是望远镜。他迫不及待地来到湖边,望了一会,看上去很模糊,只能隐隐约约看到一些景物,但看不见湖面有什么特别的东西。
      他没把这事告诉周丽,免得她有什么疑心,晚上吃完饭就早早睡了。这几天周丽的状态不好,总是答非所问,正宇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
      到半夜十分。正宇睡得正香,突然有一个毛茸茸的东西抓在脸上,有一种刺痛。他突然从梦中惊醒,周围漆黑一片,模糊中他看到有一团黑糊糊的东西立在床上,那黑东西上有两点暗黄的幽光。他在惊慌中定神看去,原来是那只黑猫。他虚惊了一身冷汗,这时才发现周丽不在床上。房间很黑,而且相当静,静得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这时正宇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袭上心头。靠近窗户的周边有一丝亮光,是外边照射进来的。在窗户边他看到了一个轮廓,一个人的轮廓,好像有人站在那里。恐惧感使 得他不得不盯着那里看,那个人一动不动站在那里,好像也在看着他。会不会是周丽?正宇喊了一声,声音有些异样,但是没有动静。正宇准备去开灯,这时那人身上发出一道白光,突然一声惨叫,那只猫倒在地上。正宇借着那道光,看清了那人正是周丽。只见周丽拿起地上的东西从窗口跳了出去。这里可是二楼,正宇感到很骇然,他打开灯,看到地上那只猫死了,而且头被割走了。他顿时想起了赵清的妻子,他一定要弄清真相。他拿了望远镜,跑到湖边。他听到有游艇的声音消失在湖中,他正要上游艇,这时从黑暗走出了一个人,一看是马警官。
      “你不能一个人去,很危险。”
      “再危险我也要去。她是我老婆,我一定要救他。”正宇说得很坚定,
      “我们一块去。”当游艇开到湖中,正宇紧跟着周丽的游艇。他拿起了望远镜,对着湖中看,他的脸色刹那间变了。现在是凌晨3点,天空有一些曙光,他看到湖面有一团白雾,雾气很大,形状好像球,也像船。周丽的游艇冲了进去就不见了。湖面在夜色中显得十分安静,不时有一阵阵风吹来,激起一些小浪花。马警官说危险来临之前往往十分安静。
      马警官也拿过望远镜看了一下。他也不知那团雾气是什么,难道真的有什么湖怪吗?“我们也冲进去。”他说。
      他们靠近了那团白雾,但他们不能进去。正宇感到越靠近越冷,头也开始晕眩,好像有股力量让他们不能靠近。
      正宇仿佛预感到了一些什么,他们围着白雾转,看能发现什么,正宇突然看到这东西在动。而且发现有一处有个黑洞,
      “这里可能是入口。”马警官说。
      这里磁力比较小,好像能靠近它。“我们能进去吗,进去了能不能出来?”马警官问道。
      “我们还是找一些相关的人来帮忙吧。” “不用了,如果对付不了,再多的人也没用。”正宇说。
      这时黑洞里发出了一道亮光,所有的磁力消失了。好像是吸力将他们拉了进去。
      
      13
      
      他们躺在一片空地上,好像是来到了另一世界,在他们的眼前是白色的一片。他们站起来慢慢向前走,心内都是恐惧和疑惑。
      这时他们看到不远处站着一个人,背对着他们。她穿的好像是金属做的衣服,他们:不敢出声,怕在这种环境下,自己的声音也能扼杀自己。那人转过身来,他们的心突然猛抽了一下,那人不是别人,正是正宇的老婆周丽!周丽向他们笑了一下。
      “我知道凭你们的智慧肯定能找到我们。”她的口音变了,是一种低沉的男音。
      正宇镇定了一下思绪,他好像已经猜出什么。
      “其实我知道你们并不是人类,我想知道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正宇这样问得比较含糊,也是最好的办法。马警官则脑袋里一片空白,他的知识水平让他不了解这一领域。他只是手下意识地摸摸腰里的枪。他认为这肯定是一个很牛的特务组织,或是外国派来的间谍。
      “你不用摸枪,以你的武器是伤不了我的。其实我们跟你们一样都是高等生物,只要你们服从我们。我们是不会伤害你们的。”
      “可是你们已经伤害了我们很多人。”正宇想从她的口中知道更多的事。
      “我们也是逼不得已。我们是来自外太空的人,想必你已经猜到了。”她还是用那种低沉的男音说道。
      “你不是周丽吗?你是正宇的妻子,怎么来自别的星球?”马警官插话道。
      “我已经不是周丽了,起码现在不是。我只是借用了她的躯体。”
      “那他的太太在哪里?”马警官想尽快弄明白事实的真相。
      “她现在正在另一个世界里。”
      正宇的脑袋飞速地运转着,极力地回忆这几天的事。他突然想到周丽只有在晚上才有很大的变化,但他还是不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你是不是只有在晚上才进入周丽的思想?”
      “你果真是聪明人。”
      “你究竟有什么目的?为什么还杀了那么多的人?”正宇的眼睛里含着一股愤怒。
      这时那个周丽冷笑了一下:“我没有杀他们,我只是用他们做一些试验。”
      “做什么试验?”正宇的脑袋像爆炸了一下。他们的试验肯定会影响全世界人的生命,至少不会比这轻。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就告诉你们吧。反正你们今天走不出我们的宫殿。”
      “我们的星球其实跟地球有差不多的年龄。我们的生命起源跟你们也是同个一时期。但我们发展比你们要快一些,我们走在你们的前面,你们走的路是我们已经走过的。但是有思想有感情的动物都有贪婪和自私的一面,战争、环境的污染使我们的星球面临着毁灭,我们不得已要找个栖身之所,你们的地球是我们最好的选择。”那个周丽冷冷地看着他们说。
      “那你们打算怎么对付我们?你认为你们能控制地球吗?”
      “你问得好。这个问题我们要好好探讨一下,我也需要你的帮助。当我们到达地球时,我们不能适应你们的环境。你们的温度太高了,所以我们只能呆在这里。我们将附近的人抓来,看跟我们有什么不同,我们想控制他们的思想为我们所用,到时我们星球的人转移过来,你们就成为我们的奴隶。但是我们错了,你们人种的思想太复杂,我们不能完全控制,只能影响你们的思维。”
      “他们并没有死,你看。”“周丽”按了一下身边的按钮。突然那些失踪的人出现在他们的面前,里面有些人是正宇认识的,他们都面无表情。
      正宇看到这些人,心中不知是愤怒还是悲凉。作为一个脑科研究员,他知道他们现在跟死人无异。他突然想起他的老婆。“我想问我的妻子是怎么回事?她怎么能回家?为什么白天很正常?”
      “你的妻子是第一个发现秘密的人。我们这里是隐形的,我们发出的光能影响你们的视觉神经,让你们看不到这里。你妻子的眼睛被损害,看不见我们的光,所以她看到我们了。我知道她是你的妻子,所以没杀害她,让她白天回去,因为我们还需要你的帮忙。为什么白天与晚上不一样?我虽然进入她的脑子,因为白天她的脑部自身在活动,我无法控制,只有在晚上等她的思想沉睡,脑部运行最微弱的时候我才能出来活动。”
      “其实我好像有某种预感。我看到那些花的时候,我的头就不舒服起来。那些花是你们的吧?”
      “是,那是我们带来的。那些花只是让你晚上昏睡,好让秘密不被你发现。”
      “你是想偷我的资料吧?”正宇冷笑道。
      “迟早是我们的。”
      “昨天那个女人是你杀的?”
      “不错,因为她背叛了我们。我要她杀了全村的人,取回他们的头来试验,她失败了。
      我看过你的研究,知道如果不为我们所用,将来一定威胁到我们的计划。”
      “所以今晚你就动了杀机。”正宇说道。
      “是的,可是猫不让,它将你弄醒了,它变得越来越人道了。我非常愤怒,杀了它。”
      “你是故意将我们引来的吧?”
      “是的,我们做个交易。只要你交出那些晶片和全部的资料,和我们一同研究,以后我们可以共同主宰地球。”
      “如果我不答应呢?”   “那你就是我们下一个试验品。”
      马警官当了警察这么多年,他是不在乎生死的。他拿出枪,对着那个周丽说:“你们的星球被你们毁灭了,你们逃脱不了贪婪、自私的圈子,现在又来打我们家园的主意。”
      “说得好,可你们没有选择,你们地球会和我们的星球有同样的命运。”周丽轻蔑地看着他们,继续说,“你以为你的枪在这里有用吗?不信你就开枪。”
      正宇怕杀了周丽。忙去抢枪。
      “你要干什么?她已经不是周丽了,她要杀了我们。”马警官大吼道。
      “你考虑的怎么样?如果答应,我会将你的妻子原封不动地还给你。”
      正宇想拖延时间,不知后面的警察跟来了没有。他保持着冷静。
      “我想你应该是骗我们的,整个组织怎么不见人。”
      “你们是看不见的。”她按了一下身后的按钮,正宇的周围暗了下来。正宇看见周围有很多的人,他们正在忙着。正宇极力想看清他们在忙什么,但他们的动作太快,他根本就看不清。
      “我们这么小的空间能容纳许多人,是压缩的时空,你我看好像很近,但相隔很远。我没有太多的时间浪费。”她拿起了身边的什么东西。正宇觉得很眼熟,对,是一种用光杀人的东西。正宇看了看马警官。
      “我才不信你的妖言。”马警官的枪又重新对着周丽。
      这时只听见枪响了一下,正宇马上看了看周丽,可她毫发无损。
      “我已经说了,我们看起来离得很近,但实际上相隔很远,你的子弹根本就飞不过来。”
      马警官连开数枪,但都无济于事。正宇只觉眼前光一闪,马警官倒在了地上。他知道马警官死了,下一个是他。面对如此强大的敌人,别说他,整个人类都是没有力量抵抗的。他闭上了眼睛,就是死,他也不会出卖人类的。
      突然,他听到一声大叫,只见“周丽”双手抱着头。
      “正宇,快跑!”这里他妻子的声音。
      他知道他的妻子快苏醒了。他妻子的思想正和那个外星人的思想交锋在一起。正宇飞快地向他妻子跑去。但他们相隔那么远,他怎么抓也抓不住妻子。周丽正在地上翻滚着。
      “快拿起那东西,按那个按钮!”正宇朝妻子喊道。周丽拿起那个小东西,对着身边的机器,按了按钮。正宇看到那道光一闪,觉得里面的温度立刻升高,他很快看到门,冲了出去,跳进了湖里。他感到他的身边在抖动,很多喊声交织在一快,慢慢地他的身边暗了下来静了下来。他知道周丽动了核心机器,那里的一切被毁灭了,包括他们的飞船。
      正宇被赶到的警察救到船上。他睁开微弱的眼睛,看着湖面,一切早已恢复了平静。他知道一切都在高温下融化了,包括他的妻子,马警官。但是这一切会从此彻底地结束吗?望着那平静的湖面,久久地,久久地……

    相关热词搜索:妖湖

    • 名人名言
    • 伤感文章
    • 短文摘抄
    • 散文
    • 亲情
    • 感悟
    • 心灵鸡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