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读者文摘
  • 美文摘抄
  • 短文摘抄
  • 日记大全
  • 散文精选
  • 感恩亲情
  • 人生感悟
  • 智慧人生
  • 感悟爱情
  • 心灵鸡汤
  • 伤感文章
  • 名人名言
  • 当前位置: 蜗牛文摘网 > 智慧人生 > 徐向前元帅的“秘密” 十大元帅谁最有实权

    徐向前元帅的“秘密” 十大元帅谁最有实权

    时间:2019-02-13 05:46:48 来源:千叶帆 本文已影响

       徐向前元帅本是山西人.可他与曾经战斗过的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却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情分。这是一个永远没揭开的“秘密”。    1929年6月,他在上海接受中央军委书记杨殷交给的任务,进入了鄂东北根据地。根据地的军队,有红十一军三十一师的番号。名义是一个师,其实只有三百多人。徐向前虽说是副司令、副师长,实际上负责全师的军事指挥工作。
       徐向前到鄂豫边区不久,就遇到敌人的连续三次“围剿”,他带领队伍巧妙与敌人周旋,不仅没有被敌人吃掉,队伍反而不断扩大,根据地也在一天天发展,并取得了双桥镇和东西香火岭等战斗的胜利。
       党的六届四中全会之后,王明开始全面推行“左”倾路线。中央派张国焘、陈昌浩到了鄂豫院根据地,成为根据地的最高领导。不久,张国焘即对党和红军的领导层进行了全面的改组和调整,开始在部队中搞“大肃反”。所谓的“大肃反”,即在部队抓“AB团”。(“AB”二字,是英文“反布尔什维克”一词的缩写。)这次“大肃反”,是鄂豫皖根据地历史上最惨痛的―页。将近三个月的“肃反”,肃掉了两千五百名以上的红军指战员,十之六七以上的团以上干部被逮捕和杀害。
       徐帅在自己的回忆录中这样说:“历史的教训,值得注意。我们的子孙后代,一定不要重演。附带说一下我爱人程训宣在‘肃反’中的遭遇。这段叙述,也是我对她的悼念。我和程训宣同志是一九二九年底结婚的。她是黄安人,家住檀树岗程伍德村。妇女工作干部。我老在前方打仗,她在后方工作,我们难得有见面团聚的机会。一九三二年反四次‘围剿’时我在七里坪一带打仗,战局很紧张,我无法回家看她,让警卫员把袜子拿回去让她补一补,好行军作战。警卫员回来悄悄告诉我:‘程训宣被抓走了,人家说她是改组派!’她的命运如何,我不得而知,也不便过问.听候组织‘审查’就是了,还是打我的仗。”
       “部队撤离鄂豫皖根据地后,我一直打听她的消息。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告诉我。一九三七年到延安。才听说她和王树声的妹妹等一批人,都被杀害了。我就问周纯全,为什么把我老婆抓去杀了,她有什么罪过?周说:没什么罪过,抓她就是为了搞你的材料嘛!”
       程训宣之死给人留下了一个雾一样朦胧的谜。
       1955年的春天,在北京工作的程启光(程训宣的大哥)把母亲从湖北红安接到了北京。徐帅知道后,连忙坐车去程启光家。
       小车在奔驰,他一路上心里也在翻滚。并且心境矛盾极了,一方面急于想见到老人,另一方面却又怕见到老人。二十六年了,程训宣早已不在人世,但这噩耗始终没敢告诉老人。原因是程训宣在家中五兄妹中是唯一的一个女孩,也是妈妈的掌上明珠。
       徐帅走进丁程启光的家,一家人正在吃饭。他一眼就认出了穿着粗布褂子的母亲。亲切地叫了一声:“娘,您老人家身体可好?”老人颤颤巍巍地站起来,用混浊的眼光朝他上下打量了一番,惊喜地说:“你,向前啊!……”“来来来,”老人拉着徐帅的手,让他坐在她的身边。她一边吩咐程启光给徐帅倒酒,一边有些嗔怪地说;“向前,训宣哪去了?娘来了,也不来看看我。”
       “娘,训宣到陕西学习去了,―时回不来,你别怪她。”徐帅作解释时声音有些异样。
       “这孩子,咋不想娘呢? 一走就是几十年,忙啊忙,这回又不在……”老人说着眼里噙满了泪花。
       徐帅望着老母亲满头的银丝和她那一对期盼的眼光,他的心在发紧,喉咙里也像堵了什么。多少年了,老人被蒙在鼓里,她会想些什么呢?是女儿的不孝,还是她预感到了什么?他真想把一切都告诉老人家,但他不能说,他说不出口。
       老人似乎―直沉浸在思念女儿的心绪中,她好半天又说:“向前,给你商量个事,既然训宣回不来,娘就去看她,你给娘打张票。”说着,她从床底下拖出一只背篓,就往里装出门的东西。
       众人看老太太真有那个意思,都急了,便赶忙劝阻她。
       徐帅上前去接住了背篓,又开导老人家:“娘,您别急。您真要到训宣那里去,我们送您。但您要缓一缓时间,现在训宣正在复习功课,要考试。您去了后她能安心吗?”老人执意走的决心松动了,但她仍不满地说:“训宣不要我这个娘了,明天我就回去。”
       徐帅这时故作姿态地说:“您老要是等不得,我马上就发个电报叫训宣回来,她的学也干脆不上了……”
       “向前,算了……”老人看徐帅一脸认真,她感到她的希望似乎还存在,就叮嘱说:“娘就是想她,一时半会儿见不着她没啥,让她安心学习吧。你们都是做大事的,耽误不得。娘老了。听你们的……”
       就这样,老人在儿子程启光那里住了一段时间,就回去了。徐帅为了使老人晚年幸福,他以后―直在编织着善良的谎言,小心翼翼地过着一种双重生活。他必须记住他对老人说过的每一件事,以免漏嘴。他不时地要以女儿的口气捎去对妈妈的问候,还张罗着和老人一起为女儿过生日……老人知道自己的女婿是做大事的,她绝对相信他不会骗她。她愈是思念女儿就愈想见到她。于是,她三天两头就给女儿女婿写信,问这问那。徐帅为了让老人相信女儿还活着,有时以个人名义,有时又不得不以他和训宣的名义联合写信,其情也真,其意也切。有时为了摆脱老人对女儿的“追踪”,徐帅不得不给程训宣“调动”工作。从陕西“调”到青海,从青海“调”到新疆,最后一直“调”到苏联。
       徐帅的“假戏真演”持续了若干年,直到老人活到九十四岁为她送终。
       一个有着传统美德的老帅。
       他心中流淌着对第二故乡鄂豫皖根据地爱的泪歌。
      
       (作者单位:军事经济学院政治教研室)

    相关热词搜索:元帅秘密徐向前

    • 名人名言
    • 伤感文章
    • 短文摘抄
    • 散文
    • 亲情
    • 感悟
    • 心灵鸡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