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读者文摘
  • 美文摘抄
  • 短文摘抄
  • 日记大全
  • 散文精选
  • 感恩亲情
  • 人生感悟
  • 智慧人生
  • 感悟爱情
  • 心灵鸡汤
  • 伤感文章
  • 名人名言
  • 当前位置: 蜗牛文摘网 > 智慧人生 > 枕箱案:枕箱案读后感

    枕箱案:枕箱案读后感

    时间:2019-02-22 05:34:35 来源:千叶帆 本文已影响

      蘧公孙从杭州讨债归来,路过乌龙镇,上岸去一家小店吃点心。店里坐满了人,只见一位头戴青衣小帽、须发皆白的才人独占一桌,蘧公孙便在他对面坐下。那人不住地打量着蓬公孙,问道:“客官尊姓?贵府何处?”公孙答道:“鄙人姓蘧,嘉兴人氏”。那人又问:“嘉兴有位做过南昌太守的蘧老先生,可与公子一家?”蘧公孙答:“便是我祖父,老先生问这何为?”那人站起身低声说:“我便是接任令祖的南昌知府王惠。”公孙惊道:“听说您老荣升南赣道台了,如何便装到此?”王惠道:“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便引蘧公孙来到江边一条小船上,这才悄声说道:“只为宁王反叛,我便挂印出逃,连盘费都不曾带得。”公孙问道:“老先生,如今要去何处?”王惠叹道:“穷途流落,哪有定所呀!”蘧公孙摇头道:“茫茫四海,没有盘费如何使得?晚生奉祖父之命去杭州收债,现有二百两银子,今且赠与老先生。”
      王惠感激不尽,说道:“周济之情,不死当以厚报。我如今只有一个枕箱,内装几本残书,也怕被人识出,惹起是非,就转送与你吧。”
      蘧公孙回到家里,对祖父说起巧遇王惠的事,并把枕箱拿给他看。老太守惊道:“听说王惠降顺宁王,是被朝廷捉拿的罪犯呀!不过他与我确是故交,理应周济。”老太守取出箱中的藏书,见都是手抄本。其中《高青邱集诗话》尤为珍贵。此书稿多年藏在宫中,不知如何落在他的手中。老太守嘱咐公孙收好,切不可让外人知道。公孙听了,心想:此书既是孤本,何不将它抄写一遍,添上我补辑的名字,刊印了来,以此出名。
      公孙抄完之后,便送到书坊刻印了几百部,遍送亲戚朋友,人人见了都爱不释手。自此,浙江各地的文人学士都仰慕蘧公孙是个少年名士。书坊间有位选家,人称马二先生,也很景仰蘧公孙;公孙也素闻马二先生的大名。这日二人在书坊相遇,谈得很投机,当下便结拜为异姓兄弟。公孙也想在马二先生选的书上添个虚名,却被马二先生谢绝了。他说:“封面署名事关名利,你我二人谁先谁后,不好排列。”公孙见他说得直爽,只好作罢。
      蘧公孙的夫人鲁氏,是鲁编修的女儿。她有个贴身丫头叫双红,聪明勤快,还能背得一些诗文。蓬公孙夫妇都很喜欢她。蘧公孙见王太守的枕箱没有什么用处,就给双红盛了针线,并无意中把遇见王太守的那件事向她说了。
      不久鲁府的仆人宦成和双红突然私奔了。蘧公孙闻知大怒,便派人报官。官府批文捉拿二人。宦成送给差人几两银子,央求私下了结,不要送官,差人也想借此机会得点油水,就把二人带回家里。宦成央人去找蘧公孙,愿出几十两银子作双红的身价,请求成全他俩。蘧公孙却断然不依。这样一来二去,宦成十几年攒的银子全用光了。双红便和宦成商量,要把随身带的枕箱拿去卖了。宦成说道:“这个破旧枕箱能值几文!”双红就把这枕箱的来历告诉宦成。双红道:“蓬公孙私刻的那本诗画,原就是藏在这枕箱里。那本破书使他出了名,难道这箱子还不值几两银子?”两人正说着,差人一脚把门踢开,骂道:“你这倒运鬼,放着大财不发却在这受罪!既有这个枕箱在手,那蘧公孙不但老婆白送你,还得贴你许多银子哩!”二人不懂是怎么回事。差人悄声说:“那王太守是钦犯,这箱子就是钦赃,若要告发蘧公孙,他就是杀头的罪。如今只要吓他一吓,便人财都有了。”
      差人问蘧公孙可有知己的朋友,双红说:“只知道书坊里有位马二先生是他结盟兄弟。”差人喜道:“这就容易了。我先借给你银子使用,将来要如数还我。”当下买了酒肉,一起吃喝。
      这日,差人请人写了一张出道叛逆的呈子,带在身边,去书坊找马二先生。马二先生见是县里的差人,不知何事,忙请他上楼去坐。差人见四下无人,便拿出呈子递给马二先生,说道:“你的好友蘧公孙犯事了。我们公门里好修行,所以通信给他,望他早做料理。”马二先生看完,面如土色,说道:“此事万万破不得,差翁既然修好,千万将呈子压下。蘧相公昨日下乡上坟去了,等他回来再作计议。”
      差人说:“那宦成今日就要递呈了,这等大案,谁敢压下?”马二先生慌了手脚,不知如何是好。差人又道:“自古道:钱到公事办,火到猪头烂。花钱把枕箱赎回来不就没事了?”马二先生拍手称是,当下锁了房门,同差人到酒店里,边吃酒边商量。差人提出至少要出二三百两银子,才能赎回那只枕箱。马二先生摇头道:“二三百两银子!虽说祖上做了几任官,如今家道中落,不要说他不在家,就是他在家,一时也拿不出这么多。”差人把脸一沉,说:“既然如此,我只好把呈子送还宦成,随他闲闹去吧!”马二先生急道:“我这里只能给他垫上二三十两,劳你与宦成说,只当是捡到的,解了这个冤家吧!”差人恼了:“这真是漫天还价,我说二三百两,你就说二三十两。倒是我多事,不该来惹口舌!”说着起身,就往外走。
      马二先生急忙把他拦住,一狠心,说道:“我原来真是只有一百两银子,现已用了一些,还剩下八十二两。你同我去看,若多搜索出一文钱,你便把我不当人。”差人看到这光景,知道再也榨不出更多的油水了,才答应回去和宦成说说看,并要求马二先生代蘧公孙写个准予他二人成婚的文书,以后不再追究此事。
      当天下午,差人将枕箱取来,换走了马二先生的八十二两银子和代写的那份文书。差人回去又开了一篇假账给宦成,说他二人借贷吃用、衙门使费,共用七十两,只剩下十几两银子给他们。宦成嫌少,被差人痛骂一顿。宦成幸免了一场官司,哪敢再说什么,忙领着双红到外地谋生路去了。
      蘧公孙从乡下归来,得知此事,对马二先生感激不尽。马二先生却说:“我为朋友解危消灾,理当如此。那钱也无须再还,只是快把这枕箱毁掉,免留后患。”
      蘧公孙到马二先生的住处把枕箱取回来,当下劈掉。从此小心谨慎过日子,再也不敢附庸风雅了。

    相关热词搜索:枕箱案

    • 名人名言
    • 伤感文章
    • 短文摘抄
    • 散文
    • 亲情
    • 感悟
    • 心灵鸡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