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读者文摘
  • 美文摘抄
  • 短文摘抄
  • 日记大全
  • 散文精选
  • 感恩亲情
  • 人生感悟
  • 智慧人生
  • 感悟爱情
  • 心灵鸡汤
  • 伤感文章
  • 名人名言
  • 当前位置: 蜗牛文摘网 > 智慧人生 > [蹊跷的失踪案] 《夜线》蹊跷的失踪案

    [蹊跷的失踪案] 《夜线》蹊跷的失踪案

    时间:2019-02-24 05:46:30 来源:千叶帆 本文已影响

      清乾隆年间,湘南耒阳知县韩元玉为官清廉,善于破案,人称“有神助”,意思是说什么案子他都能破,仿佛有神仙在帮他一样。   有一天早上,韩元玉在县衙门公房处理公务,衙役领班雷豹走进来说:“老爷,外面有人报案。”
      韩元玉疑惑道:“既是报案,为何不击鼓?”
      雷豹迟疑地说道:“是清水镇的一个老裁缝,他说镇上有个老人失踪了,却又不敢断定出了什么事,所以一直在犹犹豫豫……”
      韩元玉沉吟了一下,说:“你带他到这里来吧!”
      不多时,雷豹带进一个老人,老人跪在地上,磕了个头,自称是清水镇的裁缝。
      韩元玉赶紧命人把他扶起来。老裁缝说,清水镇有个陆阿婆年轻时曾在杭州做过妓女,后来从良嫁给了清水镇一个丧偶的男人。去年这个男人死了,陆阿婆便一个人过日子。由于陆阿婆年轻时做妓女落下了病根,因此没有生下一男半女,不过却攒下了一些钱。所以,虽然年纪大了,但不缺吃不缺穿,日子过得还不错。
      老裁缝和陆阿婆是邻居,他的老伴和陆阿婆很谈得来,经常互相走动。可是近一段日子,陆阿婆家门紧闭,门上挂着一把铁锁,已经有半个月不见人出入了。
      韩元玉说:“这能说明什么,有可能是去亲戚家了吧?”
      老裁缝摇摇头说:“大人有所不知,这陆阿婆是自幼被拐到妓院去的,她连家在何方都不知道,怎么会有亲戚呢?何况她要去走亲戚,也会跟我们说一声,帮忙照看家里呀。哪会这样突然之间不声不响地就消失了?现在清水镇上的人议论纷纷,都猜测老人家是不是遭了什么不测了。众人商议后推我来县衙报个案,看老爷能不能去查一下?”
      经老裁缝这么一说,韩元玉也觉得事有蹊跷,当即决定去一趟清水镇。
      晌午时分,韩元玉和众衙役一行来到了清水镇,镇上百姓看到韩元玉来了,都知道是为了陆阿婆的事,一时围了半街人。
      来到陆家门前,果见门上挂着把铁锁,看样子很久不曾开门了。韩元玉让老裁缝叫来镇上几个有威望的老人,然后令雷豹拧开锁,推开大门,韩元玉带着几个老人一起走了进去。
      屋子里有些凌乱,两把椅子倒在地上,正面墙边的桌子上放着一只香炉,香炉后面是一只陶瓷观世音菩萨坐像,炉中满满的香灰表明主人是个虔诚的佛教徒。韩元玉走上前去,用手捏了一把香灰放在鼻下闻了闻,并没有陈腐的气味,看来主人离开时还曾上过香火。
      接着,几个人走入旁边的卧室,韩元玉看到床上的席子已经掀到了地上,几只老式衣柜和箱子也已被撬开,锁扣散落在地上,屋子里一片狼藉,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曾被人大肆翻检过。
      现在可以断定,陆阿婆肯定是出事了,而且凶多吉少。只是现在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所有的一切也都仅仅是推测而已,这就让韩元玉有些为难了。
      正当无从下手之际,韩元玉猛然想起老裁缝说过的话,陆阿婆做妓女时曾攒下了一些钱,如今出了事,想必是凶徒见财起意。想到这里,他当即令雷豹翻找一下陆阿婆家中是否还有贵重物品。雷豹翻了半柱香的时间,也没找出一块碎银、一件首饰,很明显,这些东西已经被作案人洗劫一空。
      在雷豹翻找的同时,韩元玉和众人聊了起来。一个老人告诉他,陆阿婆的亡夫有个儿子叫蒋灿,结婚以后分家单过,住在镇东头。这小子有些不不务正业,三年前老婆死了以后,更没人约束了,就经常在外嫖妓赌钱。他父亲死了以后,他根本不管陆阿婆这个后娘,还时不时上门拿走一些值钱的物件。幸好陆阿婆有积蓄,日子过得挺好,不需要他的照顾。如今后娘失踪这么多天,他也没露面。
      韩元玉听了,正准备派人去传唤蒋灿时,一个老人摆摆手说:“这小子十天前就出门了,他是给人抬轿子的,听说是有人雇他去河北,现肯定还没回来呢。”
      韩元玉闻言又和他们聊了些别的,最后一行人退出陆阿婆家,把门重又锁好。回县衙的路上,韩元玉对雷豹说:“你即刻到城里所有的当铺去走访一下,看这几天哪家当铺收了来历不明的金银首饰。如有,立马把当铺管事的和首饰都带到县衙去。”
      雷豹答应一声,领着两个衙役上了街。一柱香的时间,雷豹领着一个老人回到县衙。老人手里捧着一个小布包,打开一看,是两样样式普通的金首饰。老人说他在城南一家当铺当朝奉,前天有个中年人拿了这两样首饰来当,中年人他认识,就是清水镇给人抬轿的蒋灿,原先他也到当铺当过东西。今天雷豹一进来询问,他就觉得蒋灿的首饰有些可疑,怕是偷来的,就拿出来了。
      韩元玉接过首饰一看,不由大失所望,首饰非常普通,在任何一家首饰店都能买到,随便找一个首饰匠也能打造出来,上面也没有什么印迹能证明是谁的,更难说这就是陆阿婆的首饰了,如果说是蒋灿亡妻的也不为过。
      韩元玉叹了口气,让老朝奉把首饰留下,给他开了张收据,然后令雷豹务必在三天之内把蒋灿带到县衙来。
      仅过了一天,雷豹就在一家赌场抓住了正在赌博的蒋灿,随即把他带进了县衙。原来蒋灿这十多天根本就没去河北,而是整天辗转在各个赌场赌博,已经输掉了上百两银子。
      当韩元玉问他输掉的银子从何而来时,他说是自己数年抬轿积攒下来的辛苦钱,这令韩元玉一时无话可说。
      不得已,韩元玉拿出了那两样首饰,蒋灿开始并不承认这两样首饰是自己的,后见韩元玉拿了当铺里的当票存根,上面有自己的签字,这才承认是自己从长沙买来的。韩元玉当即问他去过长沙吗,他又改口说是去年抬一个商人去衡阳时,在衡阳买的。韩元玉问在衡阳哪家首饰店买的,他胡诌说富贵首饰店。
      韩元玉一拍惊堂木,喝道:“既是富贵首饰店,为何首饰上却刻着怡春院几个字?你知道怡春院是什么地方吗?”
      蒋灿一听傻了眼,心里暗自后悔,早就听说金银首饰上都有字号,把首饰拿去当时,怎么没好好瞧一瞧呢!想了半天,他强撑着说:“大人,怡春院又怎么了?没名没姓的,能说明什么?”
      韩元玉冷笑一声,说:“我告诉你,你后娘曾经就在杭州怡春院当过妓女,这两样首饰都是她的。”
      蒋灿一听,脸色不由变得煞白,哆哆嗦嗦地说:“对,对,是我后娘送我的……”
      韩元玉又扬了扬手里的首饰,问:“看清楚了,真的是你后娘的?”
      蒋灿咽了一口唾沫,说:“的确是我后娘的,千真万确,错不了。”
      “这就对了。”韩元玉斥道,“可你刚刚还说是在衡阳首饰店买的,现在又成了你后娘送给你的。你这个大逆不道之徒,从不和你后娘来往,她怎会舍得把首饰送给你?明明是你把你后娘害死了,偷走了她的首饰拿去典当,却在这里满嘴胡言乱语!我若不替你后娘好好教训教训你,上天都不会答应。来呀――”
      两旁衙役大声地唱诺道:“在!”
      “给我拖下去狠狠地打,一直打到他说实话为止。”韩元玉大声喝道。
      蒋灿一听,一下瘫软在地,没等用刑,便一五一十招供了:
      原来蒋灿嗜赌,前一阵子输了个精光,正想到哪儿去弄钱时,恰巧陆阿婆从他门前经过。他眼睛一亮,知道这个后娘有钱,于是赶紧把她喊进门。也是合该出事,陆阿婆进她家门,居然镇上没有一个人看到。进家之后,他立即关上房门,向陆阿婆要钱,并要她说出家里藏匿银子的地方。陆阿婆连连叫苦,说自己一个孤老婆子,家里能有什么钱?蒋灿自是不信,想尽一切办法威胁利诱,陆阿婆就是不肯告诉他。蒋灿恼羞成怒,抄起墙边的一根木棍向她打去。陆阿婆这么大年岁了,哪经得起打,没几下就被打死了。
      打死了陆阿婆后,蒋灿把她的尸体丢进自家后院的枯井里,晚上带着从她身上搜出的钥匙偷偷开了她家的门,在卧室里翻到了一包银子和金银首饰,乐得他心花怒放。最后锁好房门又潜回家里,把首饰藏好,拿着银子进了赌场。银子输完后,便随手拿了两样首饰到当铺去当,没想被韩元玉看出了破绽。
      听完供述,蒋灿垂头丧气地说道:“本来这事做得天衣无缝,哪想到被老爷您从首饰的字号上发现了问题。唉,您真不愧是‘有神助’呀!”
      韩元玉哈哈大笑道:“你杀了人,心里自然发虚,还真以为我有神助呀,你仔细看看,这首饰上有字号吗?”
      说着,韩元玉把那两样首饰扔到蒋灿面前。蒋灿疑惑地拿起首饰,翻来覆去看了几遍,也没找到什么“怡春院”几个字,他惊道:“没有什么怡春院呀,你……你是诈我的!”
      韩元玉厉声喝道:“我不诈你,你能承认自己杀了后娘吗?”
      一句话,令蒋灿当场呆若木鸡。

    相关热词搜索:蹊跷失踪案

    • 名人名言
    • 伤感文章
    • 短文摘抄
    • 散文
    • 亲情
    • 感悟
    • 心灵鸡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