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读者文摘
  • 美文摘抄
  • 短文摘抄
  • 日记大全
  • 散文精选
  • 感恩亲情
  • 人生感悟
  • 智慧人生
  • 感悟爱情
  • 心灵鸡汤
  • 伤感文章
  • 名人名言
  • 当前位置: 蜗牛文摘网 > 人生感悟 > 民国时期四川军阀 民国时期四川的几大妖人

    民国时期四川军阀 民国时期四川的几大妖人

    时间:2019-02-20 05:43:00 来源:千叶帆 本文已影响

      民国时期,四川妖人众多。所谓“妖人”,就是指用邪门奇术妖言惑众的人。这些人,大都是混迹江湖的“老跑滩匠”,三教九流的人物都有,尤以神仙方士、江湖术士、江湖骗子居多。虽然是装神弄鬼,却每每能掀起大风大浪,不单普通人受骗,还把不少“大人物”弄成“瓜娃子”。此中“龙门阵”稀奇古怪,胜过天方夜谭……
      
      “剑仙”现形记
      
      “燕赵多侠士,峨眉出剑仙”。四川历来剑仙起串串。宣统末年赵尔丰任四川总督时,成都还真的来了几个剑仙。为首的是一个和尚、一个道士、一个俗家人,自称是师兄弟三人,还携徒弟数人,寓居文庙前街。僧、道等人自称“剑仙”,到处宣称,将于某日某夜吞吐剑光。
      其夜无数人登高遥望,果见僧道寓处有白茫茫毫光直射屋外!于是“剑仙”功夫如何了得的传闻沸沸扬扬,不少人想要拜师学艺当“剑仙”。凡拜谒僧道需一次送贽见礼纹银4两,如果是拜师,则需纹银12两。三个剑仙平时都深藏不露,仅由徒儿传授功夫,学费是每月银子4两。
      这三个剑仙志存高远,并非单求钱财,意在广收徒众称霸武林,这引起了成都另一民间武师社团组织“达摩会”的警觉。正、副会首周腾蛟、吴蔚生与徒弟王镜屏、侯坦商议道:“剑仙都是些高人,选收徒弟的条件非常严格,哪里会广收普教、处处要钱呢?听说他们教的功夫也很平常,很可能是以‘剑光发放、吞吐内功’为幌子设的骗局!”王镜屏是“达摩会”中的“执法”,武艺高强,素不信邪。当下他就前往僧道居处,直闯内室,只见和尚道士正躺在床上吞云吐雾吸鸦片。王镜屏跳上烟榻,以“千斤坠”腿法压住胖和尚,手锁其颈,厉声喊道:“你给我快放剑光!”
      和尚挣扎难言,一旁的道士却厉声喝道:“我等剑仙出家人,慈悲为怀,怎能轻易杀生!”王镜屏大叫:“你真能放剑光,老子甘愿去死!既是出家修行之人,为啥子跑到闹市来抽鸦片、骗钱财?”
      道士大怒道:“你的武艺还不如我的徒儿,何劳我来放剑光伤你?”
      王镜屏跳下地求比武,吼道:“如果老子输了,我‘达摩会’中人都拜你为师!”于是定于次日在成都陕西街韦驮庙中,请省城诸武人与僧道师徒十余人较技。
      闻说凡人要与“剑仙”比武,全成都的人都轰轰然来看热闹。第一轮王镜屏连胜僧道的徒弟两场。按规定第二轮就要与僧道直接比武。突然间,僧道二人跪地告饶,一边哇哇大哭,一边说出事情原委:原来是湖北几个武人,武艺也还凑合,邀僧道俗3人扮“剑仙三师兄”,自己扮徒弟,凑集十余人结伙行骗。那直冲房顶的所谓“剑光”,戳穿了一文不值:是在燃放硝磺、铂粉,类似现在小娃娃耍的“冲天小火炮”。成都受骗的有拳师几十人和新收徒弟数百人,骗银约2000两。
      第二天,在安乐寺关帝庙前(其址为现蜀都大道蜀都影城对面的红旗商场处)处置骗子。“达摩会”会首周腾蛟下令重责3个号啕大哭的“剑仙”各40大板。“剑仙”3个徒儿实为主谋,按武林江湖规矩应废其一臂。当下由王镜屏将3个湖北武人各戳伤右眼一只,以作终身行骗致残标记。其后将僧道等人一齐赶出省城,并书写榜文寄告全国武林界……
      
      “左老师”的“剑仙训练法”
      
      秦德君,今重庆忠县人,明末女英雄秦良玉后裔,曾一度当过四川军阀刘湘的女参议官。当时成都“通天教”、“左教”妖人纷纷活跃在社会各阶层,秦德君老人对此有一些了解。她讲起这方面的龙门阵,真令现在的人匪夷所思。
      “左教”祖师爷人称“左老师”,他把四川大军阀刘湘部下的“高干”和夫人都动员在他门下练剑仙,还打出“抗日爱国”旗号。“左老师”让徒子徒孙们拿钱“请”仙剑,每人一把剑,据说是赤足黄金,400个银圆一把。每把剑都有个剑名,持剑者当然就是“剑仙”了。刘湘以重金聘任的顾问林润荪和他的妻子一人一把,儿子也有一把,又花400元送秦德君一把。
      秦德君的剑叫“遗隐道人追风剑”,秦德君当然就成了“遗隐道人”。“左老师”每晚饭后在林润荪的书房里教他们4人练剑,秘传秦德君的口诀是“风烈烈,冷浸浸,遗隐道人不留停”。还教秦摆“仙姿”:盘脚坐在蒲团上,左手将黄金宝剑抱在胸前,把口诀反复念3次,用右手第二指、第三指向左手一推,口说:“去!”“左老师”说,这样练七七四十九天,剑就会飞出去,天南地北,由持剑人指导,百发百中!“左老师”准备在1932年5月15日清晨与100名“剑仙弟子”在南山的南天门会师。“左老师”又把秦德君任命为这100个“剑仙”的领队,还给了她一个称号――“消灭倭寇、保卫中华”的“仙姑元帅”。秦德君虽知是愚昧之举,然而口号冠冕堂皇,也只好逢场作戏。
      5月15日那天,100名“剑仙”男女弟子准时在南山的南天门等候“左老师”,一直等到天黑,望穿秋水却不见“左老师”仙影。后来有人传来消息说:“左老师犯了天规,玉皇大帝把他召去跪在天宫里的南天门,希望众弟子向玉皇大帝下跪求情!”
      这时众人才有点脑瓜子开窍:骗局!而此时“左老师”早已带着“请仙剑”的重金,驾“剑光”上天庭了――坐飞机溜之大吉也!后来众人得知,那100把剑是在浙江凤祥银楼定做的,每支剑连工带料只花了80元,每支剑净赚320元,100支剑赚了3.2万元!
      
      想当皇帝的“燃灯古佛”
      
      今重庆永川县红炉镇,民国年间出了个轰动全川的人物。此人当时约40岁,身着旧蓝布长褂,手捻一串长长的佛珠,颇具古风,给人一种神秘莫测的感觉。他就是彭汝尊,字泰荣,自号“龙凤仙山述古老人”。
      彭汝尊创立了一个类似宗教又不是宗教的封建会道门组织“同善社”,自任“统道师尊”。“同善社”教义十分庞杂,以“无生老母”为宗主,兼拜弥勒、释迦、阿弥陀诸佛以及玉皇大帝、文昌帝君、灶君、济公、孔子、老子、吕洞宾、关羽、张飞等圣贤或神仙,杂取儒释道三家言语,自诩“万法归一”,宣扬“三期末劫”。
      彭汝尊通古博今,又深谙养生术,颇有些仙风道骨。一些有身份的人成了他的忠实信徒后,又四处奔走为他宣传:“‘无极燃灯古佛’降世了!”参加“同善社”的有许多巨商富绅、军政要员,也有不少普通百姓。各地的头面人物,大都担任“同善社”的各级领导。“四川同善社”最初的“善长”叫曾洪图,此人曾任四川都督府军政部次长、四川军官学校校长。后来,彭汝尊的信徒越来越多,又在四川各地建立起分社。同善社的势力还逐渐发展到汉口、上海、西安、北京等地,许多省的军政显要都参加了“同善社”。其中就有四川督军刘存厚、省长赖心辉,湖北督军王占元、肖耀南等人。至于师长、旅长、县长之类,参加的就更多了。1918年,彭汝尊亲到北京传道,向北洋政府内政部正式立案,在北京成立了同善总社。时任中华民国大总统的曹锟和国务总理段祺瑞也来参拜,“燃灯古佛”彭汝尊当即降下谕旨,封二人为“同善社”的“护法”,彭的大名从此震动京师。
      此后,彭汝尊陆续在全国设立了16个同善社“大号”、38个“小号”,指定了各大小号的“号首”,逐渐形成了一个庞大的传道网络。彭汝尊本人长期隐居在永川县红炉乡,偶尔也到全国各地巡视一下。
      “同善社”在中国翻江倒海,影响巨大,以至毛泽东在1930年5月《寻乌调查》中,还专门用了712字的篇幅讲述它在江西的发展情景。
      这个“无极燃灯古佛”究竟有什么神通,能在全国网罗数以百万计的会员呢?除了当时社会情况需要这种政教合一的“善道”外,彭汝尊的确还会一点“妖术”。
      一般来讲,初才入会者都要被引进一间僻静的佛堂,由“恩职”先生密授道行,称之为“点体”或“点道”――实际上就是传授练功健身的方法。许多身患痼疾多处投医无效者,入道打坐后病就痊愈了,为此对彭越发迷信。不少见过大世面的达官贵人,受过高等教育,本来并不相信彭汝尊是什么“燃灯古佛”下界,只是携礼前来永川县探听虚实。但在拜见了彭汝尊后,往往就对其敬佩得五体投地。许多人说,彭汝尊端坐禅室内,他头上罩有淡蓝色的光圈,就像菩萨头顶的佛光一样。有人说,彭师尊身上散发一种“麝兰之香”。还有人说,如有幸被彭师尊“摩顶说法”,其手掌一触头顶,自己就感觉如触电、如暖流、如石压……种种难以言喻的奇妙感觉。
      民国二十年(1931年)溥仪建立伪满洲国。彭汝尊于民国二十二年(1933年)派其次子彭宝善赴长春晋见溥仪表示拥戴,得到溥仪嘉奖,并授教主名号。彭宝善在长春住了将近两年,于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潜回四川。
      到了1937年抗战时,蒋介石成都行辕接到特工密报:彭汝尊在永川住家处暗中置备皇冠、黄袍,意欲聚徒登基当皇帝。当局当即派兵前往永川县缉捕。但到彭家时,彭汝尊早已遁去,只捕到彭的父亲和其弟子永川县同善社号首曾奎牛两人,搜缴了彭家的金银财宝、各式枪支百余条、彭准备做皇帝用的全副銮舆摆设,及溥仪封号敕书与诏书密令等。彭汝尊在宜宾躲藏一阵后,又飘然返回旧居。
      这下“同善社”的人纷纷传说:“统道师尊早知某月某日有一场劫难,默祷瑶池老母,老母派护法韦驮暗中保护,遂遁去云游数月后,现在安然回驾龙山!”这一来,越发把信徒们哄成“方脑壳”了!
      临近解放,彭汝尊晓谕社中人,大难将临。他于1949年农历冬月十三日在大足县龙水镇突然坐化,也有人说他是畏罪“吞金自杀”。几天后,省会成都即告解放。其子彭宝善后被枪毙。
      
      “刘神仙”的“神兵”
      
      民国期间四川“道行”最高的“妖人”,当数“刘神仙”。
      “刘神仙”真名叫刘从云,又名刘宗培、刘汉群,化名全汉尊、刘钟伯,道号“白鹤”,四川威远县人。生于清光绪十年(1884年)。1906年投在威远县刘永宽的“一贯先天大道”(又称“儒教”)名下,1914年即以高徒身份代师传道。次年刘永宽病死,刘从云当上教主。
      刘幼入私塾12年,且为人机变诡诈,江湖“门子”(即“法术”)极多,哄得人人称他“刘神仙”。“神仙”为混饭吃,最初也很当了几年江湖跑滩匠,把占卜、星相、堪舆之类的把戏操得烂熟。后他用江湖中“瞒天过海”、“做大路子”的招数,自称是奉玉皇大帝旨意,代天宣化慈航普度,以挽回“红羊劫难”。1911年起他广收门徒,10年后“刘神仙”信徒已是成千上万,在四川各地设立了108个坛馆供坐镇菩萨,神灯长明。
      1923年,刘从云率心腹李彦清、高鹏飞来成都“传道”,“引渡”了包括时任万国储蓄会总经理郭理钧在内的20多个商界名流。接着又向军界发展,四川军阀中最先是川军21军机关枪司令刘佛澄、团长蒋尚朴“上舟”入教。此后军长刘湘也顶礼入道。刘湘之妻,外号“刘甫(佛)婆”,十分相信善恶因果之说,更迷信“刘神仙”。军长夫妇都已皈依“神仙”莲台下,21军各级军官便争当徒子徒孙!刘从云有次酒后失言道:“从此英雄尽入吾彀中矣!”
      刘从云懂些兵法,常以“诸葛神机”自命,曾向刘湘献“安川计划”10条。一次刘湘和杨森联合作战进攻湖北,久无战况消息。刘从云掐指推算道:“三天内定有佳音!”果然第三天捷报就飞来。1930年蒋、冯、阎中原大战,他又为刘湘制定《平定中原作战方略》,把早存逐鹿中原野心的刘湘逗得痒痒的,就像听了孔明先生的《隆中对》。
      1929年夏,“刘神仙”在刘湘支持下成立道门军队。他筹集信徒入道礼金23万银圆,购回德国步枪3000支、手枪200支,选青壮年道徒百人于重庆大佛寺集中受训,充当各级指挥官。再选送3000道徒当士兵,组建21军模范师,号称“神兵”。到1931年,“神兵”已扩大到13900人,由“刘神仙”直接指挥。他“以神建军”,川中几乎所有重要军阀都成了他的门徒,并由他分别赐以道号法名。
      1932年,川军29军(军长田颂尧)、28军(军长邓锡侯)、21军(军长刘湘)在潼川结盟,共同对付24军(军长刘文辉)。“刘神仙”对众军事将领说:“我已算定冬至之前,24军必败!”“刘神仙”以“前敌总指挥”头衔率“神兵”攻入成都,果然将刘文辉24军击败,得到刘湘25000块银圆的奖赏,在成都三槐树街购置了大公馆。这是“刘神仙”最春风得意之时。
      1934年四川各地方军阀组织“六路会剿”共同对付红军,刘从云当了“四川剿匪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这年秋天,刘湘召集第二次“剿匪军事会议”。只见刘从云在会上恭恭敬敬地对神坛三跪九叩,两个侍童各扶住丁字形乩笔的一端,在沙盘上战抖晃动不停。刘从云长声悠悠道:“神驾降临,诸弟子跪接!”众川军首领纷纷下跪。
      江湖妖人刘从云驻节南充发号施令,出兵时不但要占卜吉时良辰,还要掐指定方向。一次命潘佐师截断红军后路,潘师长照其指定的方向前进,面临大山,又遇断岩,急忙电报请示。刘神仙回电责备潘师长:“你不晓得军队要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嗦?”把个潘师长鼻子都要气歪了,答道:“是不是还要我军临岩舍命?”一时传为笑谈……
      刘从云夜夜焚香祈求诸神保佑,此次“神军”却一败涂地。川军各部为洗刷自己,全都破口大骂“刘神仙”装神弄鬼贻误战机,纷纷致电要刘从云“自裁以谢川人”!“刘神仙”只好溜之大吉,离开四川去“麻”外省人。后来还去了伪满洲国,云游南北广收道徒。
      1946年冬,“刘神仙”到上海,见到杜月笙。杜为刘在南京路大庆里找了个公馆,“刘神仙”便在沪上当起了“相天下士”的高级“跑滩匠”。
      1948年4月,选举总统和副总统,争斗激烈。“刘神仙”把蒋介石、李宗仁、孙科、胡适等候选人的“八”字详加批注、圈点登于报上。又把富春楼“花国大总统”(选美冠军)的“八字”也登在其中,“花国”和民国并列张贴于街巷,围观者哈哈大笑……上海警备司令宣铁吾见“刘神仙”“涮坛子”搞笑,对党国要人大不敬,十分恼火,便下令封了相馆,将“刘神仙”赶出上海。这当儿,蒋家王朝已大厦将倾,“刘神仙”又去香港鬼混了一阵,尔后回川。
      解放后,“刘神仙”终于被“贬下凡尘”。
      1950年,刘从云卖掉成都三槐树街的房屋,改名刘钟伯,辗转迁往外东星桥街、水津街。1955年12月,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反革命罪判处刘从云死刑,缓期二年执行。1957年2月12日,翻江倒海40多年的“刘神仙”,在保外就医中寂然病死。
      (责编何 毅)

    相关热词搜索:妖人几大民国时期

    • 名人名言
    • 伤感文章
    • 短文摘抄
    • 散文
    • 亲情
    • 感悟
    • 心灵鸡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