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读者文摘
  • 美文摘抄
  • 短文摘抄
  • 日记大全
  • 散文精选
  • 感恩亲情
  • 人生感悟
  • 智慧人生
  • 感悟爱情
  • 心灵鸡汤
  • 伤感文章
  • 名人名言
  • 当前位置: 蜗牛文摘网 > 智慧人生 > 【漫漫贬谪路,浓浓手足情】苏州路手足情

    【漫漫贬谪路,浓浓手足情】苏州路手足情

    时间:2019-02-12 05:37:01 来源:千叶帆 本文已影响

      关键词:黄庭坚 “觞”韵诗   摘 要:本文以黄庭坚五首次韵其兄黄大临“觞”字韵诗为线索,就黄庭坚晚年经历的漫漫贬谪人生道路和心路历程进行了梳理,并具体赏析了这五首诗,从中可见出黄庭坚对手足亲情的珍视和黄庭坚晚年诗风的转变。
      
      万里相看忘逆旅,三声清泪落离觞。
      朝云往日攀天梦,夜雨何时对榻凉。
      急雪脊令相并影,惊风鸿雁不成行。
      归舟天际常回首,从此频书慰断肠。
      ――《和答元明黔南留别》
      绍圣元年(1094年)十二月,黄庭坚(号山谷道人)被诬以“修先帝《实录》,类多附会奸言,诋斥熙宁以来政事”①的罪名,被贬涪州(今重庆市涪陵区)别驾,黔州(今重庆市彭水县)安置。次年正月,黄庭坚在长兄黄大临(字元明)的陪同下远赴贬所,直至六月才挥泪相别,并作“殇”韵诗一首,今不传。《和答元明黔南留别》乃山谷此时所作次韵诗。
      此诗首联和颔联皆直抒胸臆。首联说,自己虽被万里投荒,远贬瘴乡,但因有长兄的相伴和照顾,故几乎忘了自己正处逆旅之途和谪居之境。然兄弟俩终于不得不分别,面对送别亲人的酒宴,自己早已泪落离觞。颔联说,一路行来,我们曾一同领略长江三峡的神奇风光和感悟巫山神女的美丽传说,也曾在一块畅谈昔日的理想和追求,然兄长你这一去,又不知何时才能再相聚。从此之后,巴山夜雨之时将无人与我对榻而谈,唯有孤独和寂寞与我相伴。颈联则转入比兴抒情。说,此前兄弟相聚,患难与共,就像大雪纷飞中相互扶持的一对脊令水鸟,而今却不得不天各一方,就像狂风暴雨中不能成行飞行的鸿雁。“脊令”一词,语出《诗经•小雅•棠棣》:“脊令在原,兄弟急难”。喻兄弟友爱,急难相顾。此两句比兴抒情因有前两联的铺垫,更见其抒情之强烈。尾联再次转入直接抒发,诗人通过悬想,抒发别后思念之情。说你归去的身影虽然渐行渐远,但你一定会因为思念我而频频回首吧。从此以后,我们只有通过频传书信来抚慰这断肠的相思了。“归舟天际”化用谢 “天际识归舟,云中辨江树”两句诗意。
      此诗在结构布局上亦颇具匠心,如钱钟书先生所言:“一二三四七八句皆直陈,五六句则比兴,安插其间,调剂衬映。苟五六与一二易地而处,未为序倒而体乖也。就三四而下,直陈至竟,中无疏宕转换;且云雨雪风四事,分置前后半之两处,全诗判成两截,调度失方矣。”②
      
      中年畏病不举酒,孤负东来数百觞。
      唤客煎茶山店远,看人获稻午风凉。
      但知家里俱无恙,不用书来细作行。
      一百八盘携手上,至今犹梦绕羊肠。
      ――《新喻道中寄元明》
      元符三年(1100年)五月,谪居巴蜀长达六年之久的黄庭坚终于被“复宣义郎、监鄂州在城盐税,并还所夺勋赐”(《戎州辞免恩命奏状》)③。建中靖国元年(1101年)四月,蒙恩东归到达江陵(今湖北荆州),再次收到朝廷除吏部员外郎之命,先后两次上状请辞,请求官于太平州(今安徽当涂县)或无为军(今安徽无为县),并在荆州等候命令。崇宁元年(1102年)正月,从荆州出发,经岳阳、通城等返还江西老家,先入黄龙山拜谒灵源惟清禅师,然后涉修水南下,经万载、宜春,前往萍乡探望时任萍乡县县令的兄长元明。大约就在此间,山谷正式接到朝廷领太平州之命,于是在与兄长相聚半月之后,离开萍乡,前往太平州赴任。《新喻道中寄元明》一诗即作于此次赴太平州之任途经新喻(今江西新余市)时。
      这首诗首联主要是回忆,说自己因病缠身,此次蒙恩东归,虽人逢喜事,但仍少饮酒,辜负了众多亲朋好友的盛情款待。颔联承接首联而来,写眼前景,说虽不能饮酒,但于此白云深处的山野路边小店小憩,边品茶,边乘凉,边观看乡亲们收获稻谷,也是其乐无穷啊。该联对仗工稳,纯用白描,一股清新宁静田园气息,扑面而来,美不胜收。颈联则转入话家常,说此后只要知道家里大小都安康就好,你写信给我时,不必太过详细了。尾联则再次回忆往事,说当年你陪同我远赴黔州贬所时,携手翻南陵山,过一百八盘,走羊肠路,至今我还记忆犹新,心中对你充满无比感激的心情。作者善于通过典型的细节描写来抒情言志,“携手”一词,非常准确而又生动地表现出了兄弟间深厚的情谊。
      钱钟书曾说:“这首是黄庭坚的比较朴质轻快的诗。”④的确如此,从表达的情绪来看,这首诗无疑是轻松欢快的。从语言风格上看,这首诗也一反早年作者追求新奇的传统,以质朴之语写景,以家常之话抒情,质朴无华,而又醇厚有味。
      
      追随富贵劳牵尾,准拟田园略滥觞。
      本与江鸥成保社,聊随海燕度炎凉。
      未栽姑熟桃李径,却入江西鸿雁行。
      别后常同千里月,书来莫寄九回肠。
      ――《罢姑熟寄元明用觞字韵》
      崇宁元年五月,山谷到达江州(今江西九江市),后继续沿长江而下,前往太平州赴任。此时,北宋政局正发生着巨大的变化。首先是右相曾布进“绍述”之说,改元“崇宁”。五月,蔡京、赵挺之分别篡为尚书左右丞。不久蔡京擢为右仆射,取代曾布,迅即开展全面的政治整肃,下令籍定元 旧党姓名,由御书刻石,立党人碑于端礼门。凡列入碑中之人,重者被编管、谪降,轻者被赋闲或贬职,无一幸免,黄庭坚亦再次成为北宋党争的牺牲品:这年六月九日领太平州事,不料时过九天即遭罢官。也就在此时,山谷写了《罢姑熟寄元明用觞字韵》一诗(安徽当涂古称姑熟)。
      任渊注此诗首联上句云:“上句言世人用力于富贵之地如曳牛尾,徒自苦也。”⑤因为追求功名富贵犹如曳牛尾,徒劳无益,故诗人决定回归田园,或浪迹天涯,去探寻水流的源头。颔联承接首联,说自己原本来自田野乡间,与江鸥(一名海鸥)同社,而今再次追随海燕度过余生,又有何妨呢!颈联则转进一层,说自己唯觉遗憾的是还未来得及在姑熟栽种下桃李树以造福于姑熟人民,就被迫加入鸿雁西行的行列了。其中寄寓了诗人几多的痛苦无奈和愤怒不平啊。尾联则化用谢庄《月赋》“隔千里兮共明月”和司马迁《报任安书》中“肠一日而九回”语意,转入自我安慰,同时宽慰兄长,说虽然咱们兄弟之间远隔千里,不能相聚,但有明月相照,可以聊慰相思,因此也就不觉得寂寞了,同时,我希望你也不要因为牵挂我而太过痛苦。
      此诗最大的特点在于以旷达超然之笔写其沉痛悲愤之情,起承转合,浑然一体,化用前人成句,妥帖自然,不露痕迹,含蓄蕴藉。
      
      天教兄弟各异方,不使新年对举觞。
      作云作雨手翻覆,得马失马心清凉。
      何处胡椒八百斛,谁家金钗十二行。
      一邱一壑可曳尾,三沐三衅取刳肠。
      ――《梦中和觞字韵》
      山谷被罢太平任后又溯流西上,八月返回江州,此时他又被诏管勾洪州玉隆观(唐宋时期,臣僚落职后,往往授以祠禄,转居某宫观以养老)。无官一身轻的他原本准备卜居荆南,但因九月到达鄂州(今湖北省鄂城市)时,正逢好友张耒被责授房州(今湖北房县)别驾,黄州(今湖北黄冈市)安置,黄州乃当年苏轼谪居之地,且黄州与鄂州仅一江之隔,于是往见之。在接下来的一年多的时间里,山谷盘桓于鄂州与黄州之间,广交当地贤达,遍览当地名胜,完成了《武昌松风阁》《次韵文潜》等脍炙人口的名篇佳作,《梦中和觞字韵》一诗即作于此时。
      此诗首联主要在感叹手足兄弟天各一方,新春佳节不能团聚的遗憾和思念。导致兄弟之间不得团聚的原因明明是党争人祸,而诗人却言之以“天教”,其中透出作者几多的无奈和不平。颔联“作云作雨手翻覆”一句化用杜甫“翻手作云覆手雨”诗意,比喻世态人情的变幻无常。“得马失马”化用《淮南子》“塞翁失马”典故,比喻福祸无定。诗人说,面对反复无常的世态人情,我们应保持事过心清凉的心态。
      颈联化用典故抒发自己对于功名富贵的看法。上句用唐代宗时宰相元载事,据《旧唐书》元载本传记载,元载获罪被抄家时,起赃无数,其中以搜出八百石胡椒最为骇人听闻。下句化用梁武帝萧衍《河中之水歌》中“头上金钗十二行,足下丝履五文章”诗意,极言首饰之盛。“胡椒八百斛”和“金钗十二行”,这里用来指富贵奢华的生活。诗人用疑问的语气表示,世间的一切富贵奢华、财富美女皆如过眼烟云,不足执取。尾联再次运用典故表达自己的处世态度和人生追求。“一邱一壑”用东晋名士谢鲲事。据《晋书》谢鲲本传记载,谢鲲“尝使至都,明帝在东宫见之,甚相亲重。问曰:‘论者以君方庾亮,自谓何如?’答曰:‘端委庙堂,使百僚准则,鲲不如亮。一丘一壑,自谓过之。’”“一邱一壑”即深山与幽壑,此指寄情山水、隐处岩壑的生活。“曳尾”一词,化用《庄子•秋水》“宁其死为留骨而贵乎?宁其生而曳尾于涂中乎”语意。“三沐三衅”用春秋时管仲事。据《国语•齐语》记载,齐桓公从鲁国接回管仲时曾“三衅三浴之”(韦注:“以香涂身曰‘衅’,亦或谓‘薰’”),“亲逆之于郊”,以示对管仲的礼遇和尊重。不过,正如任渊所言:“此借用以言坠于世网也。”⑥“刳肠”一词,化用《庄子•外物篇》“知能七十二钻而无遗策,不能避刳肠之患”语意。两句意思是说,现实险恶,即便能如管仲受到齐桓公“三沐三衅”的礼遇,也难免有朝一日将受到如神龟一样的刳肠之祸。因此,我们应该绝圣弃智,摆脱世网束缚,去过那种寄情山水、隐处岩壑的生活。只有这样,才能全身避祸。
      此诗虽也表达了手足兄弟天各一方、新春佳节不能团聚的遗憾和思念,但更多的则是在写自己在遭受沉重打击后的平和心态,表达自己不慕求权位名利、追求心灵自由的情怀。这是黄庭坚在遭受政治迫害后对官场最大的失望与觉悟,也是在借老庄思想来自我排解,同时也是在安慰兄长。
      
      霜须八十期同老,酌我仙人九酝觞。
      明月湾头松老大,永思堂下草荒凉。
      千林风雨莺求友,万里云天雁断行。
      别夜不眠听鼠啮,非关春茗搅枯肠。
      ――《宜阳别元明用觞字韵》
      崇宁二年十一月,黄庭坚又被诬以“幸灾谤国”的罪名“除名羁管宜州”(今广西宜州市)。山谷此次宜州之贬,实小人为泄私愤故意罗织罪名以迎合新党所致。崇宁二年十二月,山谷携家眷从鄂州出发,沿湘江南行,经潭州(今湖南长沙市)、衡州(今湖南衡阳市),并将家眷十六人安顿于永州(今湖南零陵县),只身经全州(今广西全州县)、桂州(今广西桂林市)等地,于崇宁三年五月中旬到达宜州。崇宁三年年底,黄大临从永州来宜州看望山谷,并共度春节。四年二月六日,大临又不得不与山谷告别,《宜阳别元明用觞字韵》即作于送别长兄的饯席上。
      此诗首联任渊曾引山谷自注云:“术者言吾兄弟皆寿八十。近得重酝法,甚妙。”“九酝”即一种经过重酿的美酒。诗人说,这是仙人用重酿法酿制的美酒啊,让我们都多喝几杯吧!希望我们兄弟都能如术者所言,健康长寿,须发如霜,一同活到八十岁。可见这首联是在进献临别赠言。面对离别,诗人虽早已是肝肠寸断,但却不作愁苦状,而是用戏言谑语来消解离别之痛,以超然之笔写沉痛之情,意在安慰兄长,同时也是勉励自己。又任渊注颔联云:“‘明月湾’、‘永思堂’皆在双井,堂在先墓之侧,故以永思为名。”诗人说,想必故乡明月湾头祖坟前的松树早已枝老干粗了,而永思堂下也早已是杂草丛生一片荒凉了。可见这颔联主要在驰骋想象,通过描绘故园的荒芜和祖坟前的冷清来抒发其思乡思亲思归之情的。其中“松老大”“草荒凉”一语,写出了其兄弟长期漂泊、离家日久、切盼归家的紧迫感。而工整的对仗,疏淡的景致以及浓郁的深情更是形成了一种高远的意境。颈联云,风雨交加下万千密林中的莺鸟是需要朋友的帮助的,而我们兄弟之间却如乌云笼罩下广漠天宇中不能结伴飞行的离群孤雁,无法相互照顾。可见此颈联乃是在比兴抒情,诚如任渊所云:“言鸟犹求友而我独与兄别也。”⑦其中“千林风雨”“万里云天”云云,境界扩大,写足环境之险恶;“莺求友”“雁断行”云云,比兴达意,正反映衬,说尽离别之凄恻,意境高妙,不减颔联。尾联说,离别之夜,我将无法入眠,孤寂夜幕下老鼠磨牙的声音将格外刺耳,而我之所以不能入眠,并非因为喝了春茶而搅翻了枯肠啊!显然,这尾联是在以悬想做结,推进一层,通过设想离别后深夜不能入眠的情景来抒发其刻骨铭心的相思之情的。其中下句不直接写其别后情绪,而出以否定句表明正意,措辞尤为不俗,别有余味。不愧为送别诗中的佳作。
      
      以上我们就黄庭坚五首次韵其兄元明“觞”字韵诗进行了赏析,并交代了每首诗的写作背景。可以说这五首诗既是诗人晚年漫漫贬谪人生道路的一个缩影,也是诗人与兄长浓浓手足情的历史见证,同时也是我们窥探山谷晚年心路历程的一扇窗口,具有极高的认识价值。黄庭坚晚年曾说:“但熟观杜子美到夔州后古律诗,便得句法简易,而大巧出焉。平淡而山高水深,似欲不可企及。文章成就,更无斧凿痕,乃为佳作耳。”⑧“平淡而山高水深”,这既是黄庭坚对杜甫夔州后古律诗的高度褒赞,同时也是黄庭坚晚年追求的最高诗歌美学理想,表明其诗歌创作,已由早年追求奇绝绚烂到晚年追求平淡质朴的转变。而这五首诗正是诗人践行这一诗歌美学理想而结出的硕果。在这些诗歌中,虽然诗人爱用典故、喜化前人成句的特点还在,但无不自然妥帖,不露痕迹,更见圆融之美,有一种历经沧桑与磨难而无所用其智之后的平淡和对生命彻悟之后的从容,因而更具撼人心魄的艺术感染力。
      
      作者简介:李金荣,文学硕士,长江师范学院中文系副教授,主要从事中国古代文学和巴蜀文化研究。
      
      ①[清]毕沅:《续资治通鉴》,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年版,第2131页。
      {2} 钱钟书:《谈艺录》,中华书局,1984年版,第325页。
      {3}⑧黄庭坚著;刘琳,李勇先,王蓉贵点校:《黄庭坚全集》,四川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第516页,第471页。
      ④ 钱钟书:《宋诗选注》,人民文学出版社,1982年版,第115页。
      ⑤⑥⑦[宋]任渊:《山谷内集诗注》,文渊阁四库本第1114册,上海古籍出版社影印1987年版,第199页,第186页,第232-233页。
      
      (责任编辑:张晴)

    相关热词搜索:贬谪手足浓浓漫漫

    • 名人名言
    • 伤感文章
    • 短文摘抄
    • 散文
    • 亲情
    • 感悟
    • 心灵鸡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