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读者文摘
  • 美文摘抄
  • 短文摘抄
  • 日记大全
  • 散文精选
  • 感恩亲情
  • 人生感悟
  • 智慧人生
  • 感悟爱情
  • 心灵鸡汤
  • 伤感文章
  • 名人名言
  • 当前位置: 蜗牛文摘网 > 智慧人生 > [为“大跃进”献身的陈老师]石老师讲历史说大跃进

    [为“大跃进”献身的陈老师]石老师讲历史说大跃进

    时间:2019-02-20 05:39:57 来源:千叶帆 本文已影响

      20世纪50年代末,在“大跃进”形势的推动下,“跑步进入共产主义”成为响亮的口号。在当时人们的心目中,“共产主义”就是“要啥子有啥子”,以及“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美丽画图。在口号的“激励”下,人们拼命地去拼凑那幅画图,企图在一个早晨就“实现共产主义”。当然,“要啥子有啥子”绝对是天方夜谭,只能在心中想一想罢了;而“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则比较现实,故而成为“执著”的人们为之“奋斗”的主要目标。我的班主任陈志明老师就是这样一位执著者,他为了实现这一目标而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记得那时我读小学4年级。学校很小,坐落在一个叫“四平坡”的半山坡上。全校只有1年级到6年级各一个班,共200多个学生,十来个老师。大约在半期考试后不久,有天课间操后,校长在台上向大家作形势报告。他说,现在形势大好,为了跑步进入共产主义,全国人民都积极行动起来了。我们也不能落后,我们每个人都要拿出实际行动来,为我校早日进入共产主义作贡献……
      我们的班主任陈老师是一个热情奔放、朝气蓬勃的小伙子,二十七八岁,对上级号召他总是积极响应,各项运动都走在前头。大炼钢铁时,他连续4天4夜不下“火线”,最后累得倒在炼钢炉前,因此被评为区级炼钢模范;除“四害”时,他一周内整夜守在食堂的粮柜边,用特制的鼠夹捕获16只老鼠,获得“灭鼠大王”的美誉。听了校长的报告后,他回到教室,慷慨激昂地对我们讲:“‘楼上楼下,电灯电话’是共产主义的标志之一。刚才校长讲了,我们每个人都要为我校早日进入共产主义作贡献。我决心为实现我校的‘电灯电话’而努力奋斗!”当时我们所在的镇还没有电力供应,镇政府办公室和普通居民家都点油灯,全镇只有邮局有一部手摇电话机,陈老师以“电灯电话”作为我校进入“共产主义”的切入点,确实非常鼓舞人。
      陈老师讲过这话后,就积极行动起来。
      然而,电话是不可能让学校享有的。按当时的规定,电话只能给有相当级别的机关、企事业单位安装,连镇政府都不够格,更别说我们那个小学校了。陈老师知难而退,就把着力点放在电灯上。要安电灯首先得有电源,离镇两公里左右,有一家规模不大的化工厂有电力供应,陈老师的一个远房叔父就是那家化工厂的厂长。陈老师便去扭着叔父死磨硬缠,居然说动了叔父,满足了为学校提供10只15瓦灯泡的照明用电的要求。
      “喜讯”传到学校,200多师生为之欢呼雀跃,把此消息誉为本校进入共产主义的“曙光”。学校领导迅速将这一情况书面报告了区教育局,要求解决电灯安装经费,可局里因经费困难未予解决。陈老师便说服校长,借出全校老师半个月的工资,又领着高年级的学生勤工俭学,到化工厂劳动,给牛奶场割草,为砖瓦窑搬砖瓦等等。几经努力,居然把购买电线、电杆、灯泡、灯头、开关、保险之类材料的钱都凑齐了。陈老师是师范学校的毕业生,有一定的电气知识。为节省经费,他不请电工,领着几个与他同样热情的老师和高年级的同学,挖坑埋电杆,上杆架电线,最后终于从化工厂把电引到了学校!
      按照学校的安排,这10只灯泡分别安在教师办公室和宿舍里,陈老师依旧不请电工,自己动手装灯,表示要用自己的双手迎来共产主义。
      我那时在班上学习成绩最好,很受陈老师青睐,是个典型的“小机灵”。我对电灯一拉开关就满室生辉的现象倍感新奇,得知陈老师要自己动手安装电灯的消息后,便央求他让我给他当“下手”,向他学习安电灯的知识,陈老师高兴地答应了。
      一天下午放学后,我提着工具袋,兴致勃勃地跟在陈老师身后来到办公室。办公室里有几个老师正在备课,见陈老师和我来装电灯,一个个忙起身帮着搭木梯、移桌子。我把工具袋递给陈老师后,他从袋里取出电工刀、黑胶布、钳子等工具,然后爬上木梯,分别削开两条不同颜色电线的胶皮,一面操作,一面给我讲解电灯照明的原理和安装知识。我则做些递工具、撕胶布之类的活儿。很快,那只灯的线路接通了。合上电闸,一拉开关,电灯亮了!刹那间,原本昏暗的办公室变得亮堂起来,我和几个老师兴奋得直拍手,陈老师也被“成就感”陶醉得不能自已。接下来,我协助陈老师把其他几间办公室和教师宿舍的灯装好,剩下最后的一盏是陈老师自己宿舍的了。
      电灯安装十分顺利,陈老师也处于极度兴奋之中,他嘴里哼着“共产主义一定来到,一定来到……”的曲子,兴高采烈地领着我向自己的宿舍走去。这时天快黑了,进了陈老师的宿舍后,我按照他的吩咐,打开电筒,在电筒光的照射下,陈老师登上木梯,身体倚着墙壁操作起来。他熟练地用刀子削开了一根电线的胶皮。当削另一根电线胶皮时,只听得他“啊”地叫了一声,便从木梯上重重地倒下来,那根电线也被他紧紧抓住,从天花板上扯了下来。
      惊恐中的我明白陈老师触电了,便大声喊:“救命啊,陈老师触电了!救命啊……”邻近宿舍的老师闻声后赶了过来。陈老师蜷缩在地上,身体痛苦地痉挛着,我和另几个老师被眼前情景吓蒙了,一时不知所措。良久,不知哪个老师喊了句:“快断电呀!”一句话提醒了大家,一位高个子老师冲出门外,慌乱中爬上窗台,伸手拉下了电闸。然而晚了,陈老师因触电时间太长心脏已停止跳动……原来,陈老师在安装前9只灯泡时,都先拉闸断了电,在安装自己宿舍的灯泡时,也许是被胜利冲昏了头脑,居然忘记了拉闸断电。当他削开火线胶皮时,电流通过他的身体与墙壁形成了通路而酿成大祸!
      陈老师的死让大家悲痛不已。出殡那天,200多师生为他开了隆重的追悼会。校长在悼词中说:“陈志明同志是我们的榜样,他是为了让我校‘跑步进入共产主义’而献身的,我们要永远学习他,纪念他……”
      遗憾的是,陈老师历尽艰辛、搭上生命接通的电灯使用效果很不好,因供电不足,经常停电,电灯形同虚设。半年后,为保证“工业挂帅”,化工厂断绝了对学校的供电,学校重又回复到点油灯的日子。“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的口号时兴一阵子后烟消云散,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笑料。
      (压题图:《五十年前的中国》)(责编 何 毅)

    相关热词搜索:大跃进献身陈老师

    • 名人名言
    • 伤感文章
    • 短文摘抄
    • 散文
    • 亲情
    • 感悟
    • 心灵鸡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