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读者文摘
  • 美文摘抄
  • 短文摘抄
  • 日记大全
  • 散文精选
  • 感恩亲情
  • 人生感悟
  • 智慧人生
  • 感悟爱情
  • 心灵鸡汤
  • 伤感文章
  • 名人名言
  • 当前位置: 蜗牛文摘网 > 伤感文章 > 物我同形:于坚《某夜》一诗的细读|于坚

    物我同形:于坚《某夜》一诗的细读|于坚

    时间:2019-02-12 05:43:31 来源:千叶帆 本文已影响

       我高坐山岗    俯视着巨大的夜晚    世界现在取下了面具    露出黑黝黝的头颅    我捧住这颗伟大的果子    想弄开它的硬壳
       看看里面是些什么
      ――《某夜》1988.4.8
      
      陆机在《文赋》中有云:“伫中区而玄览,颐情志于典坟。遵四时以叹逝,瞻万物而思纷;悲落叶于劲秋,喜柔条于芳春。心凛凛以怀霜,志渺渺而临云;咏世德之骏烈,诵先人之清芬;游文章之林府,嘉丽藻之彬彬。慨投篇而援笔,聊宣之乎斯文。”在博大空旷的宇宙天地之间,在每一个时间的刻度上坚实的依托着“物”的属性,承担着“我”的心绪,深深烙下了情感的梅花印记,芬芳而飘远。将灰色的愁绪寄托于喷洒着暗黄的萧条的秋红色里,将浓烈的幸福释放在春江绿柳的摇曳中,有着“徘徊枝上月,空度可怜宵”的凄苦、“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的伤感,一种物我两忘的凝神观照,一片移情的“有我之境”。本文将运用古代文论中的核心概念――物我同形,从浑然一体的神与物游与物我同体的哲学探寻两个方面入手,立足文本的意象转换与语词搭配,寻求诗人于坚在创作《某夜》一诗的过程中所体现的思维动态以及文本自身的哲学意蕴,从而发掘小诗中所表露的深刻内涵。
      
      一、浑然一体的神与物游
      
      阿恩海姆在《视觉思维》中提到“相互类似的事物在视觉中总是被联系在一起。把许多物体放在一起后,它们之所以是一种颜色,乃是因为当许多互相靠近的点状刺激物的颜色和亮度大体相似的时候,就会融会成一个统一的整体。同样,即使一组看上去位于不同位置中的相互分离的物体,只要远离其他零零落落的物体,同样也能被视为一个统一的整体”。在《某夜》一诗中,于坚将“山岗”“夜晚”“面具”“头颅”“果子”“硬壳”并置,这六个意象看似杂乱无章,但事实上,受相似性原则的制约,这六者终被看作是一个统一的整体,构建成一个巨大的隐喻空间。首先,山岗是高耸与寂寥的,夜色是朦胧与幽深的,面具是深邃与多疑的,我作为空间位置的制高点,凌驾于山岗之上,以俯视的姿态观望漆黑的幕布――夜晚,一种本体的追思随着崇高感的降临而产生,朦胧多义的世界成为我一时间关注的焦点,多疑与追问也相继膨胀起来,与黑色相连,有海天共一色的奇境。接着,诗人的思维随着喻体的转化而逐渐远去,从夜晚到头颅再到果子与硬壳的过渡,体现了一种物的思化,而我们所思考的恰恰是何种相似性,引起了物与物的链接,又是何种思绪泼墨般的渲染了这道开启链接的形而上之门,使诗人有“遵四时以叹逝,瞻万物而思纷”的冥想。很显然,“夜晚”成了“我”在高岗上俯视面对的客体对象,而“面具”却是人面对客体对象(夜晚,即世界的隐喻)时的障碍物,二者有着“异质同构”的联系;“夜晚”又与“黑黝黝”有着色彩的一致,“面具”则是“头颅”的装饰物,有着遮蔽真相的存在价值,正是这种关联性,使得“黑黝黝的头颅”跃然于诗人笔下。正如格式塔心理学所谓的“结构同形说”,“头颅”与“果子”依托形体的相似而并生,果实为“硬壳”包裹,“硬壳”将果肉伪装,正符合“面具”的遮蔽功能,于是,诗人的笔触很自然地将这种臆想转换过来。整个隐喻意味在环绕似的语词周转中显现了出来,浑然一体的空间遐想隐含着一种诗学的维度,在整体的效果中凸现出诗人知性的思考,达到物我两忘、主客同体的高度。
      
      二、物我同体的哲学探寻
      
      《庄子・齐物论》中有云:“天下莫大于秋毫之末,而大山为小;莫寿于殇子,而彭祖为夭。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与夭折的小孩子相比,彭祖的寿命算是长的,而与比彭祖寿命更大的人相比,彭祖的寿命又是短的。所以,在庄子看来,物与我是一种超越相对的绝对,我与物是同形同体的。在《某夜》一诗中包含着庄周梦蝶的“物化”情感,诗人对生命本体的思考寄托于“山岗”“夜晚”“面具”“头颅”“果子”与“硬壳”之中。正如上文所讨论的“面具”与“硬壳”对客体的遮蔽性质,使得主体世界无法真正探求到客体的真相,个体往往看不清楚类似面孔以及果子的生命原貌。从动态的转换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诗人面对这种困惑的粗粝,“高坐”的沉思状、“俯视”的方位优越感、“捧住”的虔诚、“弄开”的忙乱态以及 “看看”的终极寻求,都暗示了诗人高居关系之外,以一种对象的眼光体认本体世界的一种情绪膨胀,试图对面具以及硬壳掩藏之下的事实(包括宇宙本体以及生命真谛)看个究竟,一句“看看里面究竟是些什么”将诗人的激越心绪表现了出来。和正如海德格尔所说“如果缺少了基本情绪,一切只是概念和语词外壳撞击而成的嘎嘎乱响而已”。于坚这首简短而精练的小诗,从词语之间的联想转化为对本体世界超越性的追问,深刻的呈现了诗人在某个夜晚的一种生命体验,动名词的搭配、形容词与名词的搭配以及施动者与受动者之间都有着深层的内涵,诗人在词与词的夹缝间展露自己的思想
      于坚在《于坚的诗・后记》中写到“诗人是穿越知识的谎言回到真理的语言活动”。《某夜》正是这样一首渴望在物我同形一体的语言思考中打通真理的命脉,寻求深度的诗歌。诗人站在世界的面前去观望审视存在者整体,试图跳出世界之外去追问它的存在本身,有着哲思的深味。
      (责任编辑:原 琳)
      
      作者简介:翟月琴,南京师范大学文艺学硕士研究生。
      
      参考文献:
      [1] 于坚:《于坚的诗》,人民文学出版社,2000.12。
      [2] 陈引驰:《庄子精读》,复旦大学出版社,2005.9。
      [3] [美]鲁道夫・阿恩海姆:《视觉思维》,藤守尧译,光明日报出版社,1986。
      [4] 兰喜并:《老子解读》中华书局,2005.8。
      [5] 孙周兴选编:《海德格尔选集・诗人何为》,上海三联书店,1996.10。
      [6] 郭绍虞主编:《中国历代文论选》,上海古籍出版社, 2001.10。

    相关热词搜索:同形细读于坚某夜

    • 名人名言
    • 伤感文章
    • 短文摘抄
    • 散文
    • 亲情
    • 感悟
    • 心灵鸡汤